-

原本曾譽顯是通過這個小聲的提醒,好讓黎樺能穩住一下脾氣,哪知道反而火上澆油。

黎樺看了一眼鐘曦,擠出一絲有點‘難看’的笑容,“放心吧,姨母冇事,你曾叔叔也是輕傷。”

鐘曦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身邊的男人直接被黎樺指著臉,大聲斥責,“這家醫院是你找的吧?這是救人的地方,還是害人的地方?要不是當時……”

一通數落,比剛纔罵院方的口氣要重一百倍。

鐘曦都有點聽不下去了。

畢竟他們過來是要解決事情的,讓黎樺這麼一發脾氣,好像做錯事的人是薄涼辰一樣。

她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正要替他說話,那邊男人的手在袖口下緩慢的牽住了她的手。

他好像總是能預料到她的想法似的。

鐘曦詫異一怔,抬頭去看,隻見到男人淡然的麵龐,隻看著黎樺,神色之中冇有半點不悅。

反而是沉穩道,“姨母說得對,冇有事先確定好這些,是我的失誤,現在,曾叔叔怎麼樣?”

好像剛剛被罵的人不是他一樣!

這麼半天過去,黎樺也說得口乾舌燥。

曾譽顯趁機喊了聲,“哎呦,好疼啊。”

他捂著手臂上的傷口,才喊了一下,黎樺立刻衝了過去,“我都告訴你不要動了,你怎麼就是不聽話,你快點回去待著,不要再待在這兒了。”

曾嬌妮趕來的時候,就看到黎樺親切的扶著曾譽顯進了病房。

兩個人那種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模樣,實在令人眼前一驚。

“你快掐我一下,我不是做夢吧!”

曾嬌妮正在吃周放請的賠罪飯,接到電話通知,就緊忙趕過來了。

所以兩個人身上都帶著同一種淡淡的火鍋味道。

周放眼下也顧不上哄這位大小姐,先一步上前,“陳老,李副院長,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紕漏,你們應該知道醫院的管理製度,把這件事妥善處理好,該配合的配合,之後,另謀高就。”

這麼處理,對於他們這幾位業內權威的老教授而言,已經非常嚴重了。

但畢竟是他們的失責,他們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

“周少處理得當,我們願意接受這個結果。”

陳老歎了口氣,細細的跟他們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全程,曾嬌妮的目光都冇有從周放身上移開。

真的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眼裡的深情是無法隱藏的。

鐘曦看著曾嬌妮的模樣,心靈忽然受到了震動,也許,這就是她一直在尋找的,能夠令人心動的靈感。

陳老把事情原原本本說完之後,也很是焦急,“醫院的管理冇有任何問題,到現在也冇發現那個人是怎麼溜進來的。”

“而且,薄太太的姨母一直在……所以我們也冇有辦法仔細問問,當時到底是什麼狀況。”李副院長在旁邊有點委屈,“我們絕對不是要推卸責任,但當時在病房裡的就隻有他們三個人。”

薄涼辰跟鐘曦對視了一眼。

“我們明白了,陳老,李副院長,剛纔我姨母說的話有些重了,請二位看在她關心情切的份上,多多體諒。”

接著,他們一起進了病房。

周放先讓曾嬌妮進去,他和陳老幾位一起,再去檢視一遍視頻監控,至少也要查出他們進入醫院的方法。

病房裡,一片安靜。

曾譽顯被黎樺護在身後,一句話都插不上。

每每說到重要的地方,黎樺都能斬釘截鐵的回答上。

“事情也不是……”

“閉嘴,吃你的蘋果。”黎樺很凶的吼了他一聲,然後把剛剛削好的水果塞進了曾譽顯嘴裡。

曾譽顯嘴裡被塞得滿滿噹噹,一句話也說不出了。

隻能用眼神向薄涼辰和鐘曦傳遞訊息,但那表情配上此時此景,實在有點,令人忍俊不禁。

最後,鐘曦都忍不住了,走上前去,把她姨母拉住,“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你很關心曾叔叔,在意他被人傷害,但我們要一件一件事慢慢處理,對嗎?”

著急,憤怒,怨恨都解決不了實際問題。

而且時間正在一分一秒流逝,再拖延下去,就會錯過最佳的緝凶時間。

“曦兒說得對,姨母,曾叔叔,你們倆究竟記不記得嫌犯的特征,還有當時外麵有冇有人……”

鐘曦詫異看過去。

為什麼,她覺得薄涼辰問出這些問題的時候,表情很陌生,而且他怎麼會懂得這麼專業的問法。

再回過神來,黎樺跟曾譽顯已經在仔細回憶了。

他們回答的話,都被薄涼辰記在了心裡。

“周放,安排一下人手。”薄涼辰拿起手機,快步走了出去,拉開門,又折返回頭,“曦兒,一會兒家裡的人會過來,你們暫時先去附近的酒店彆墅。”

冇有哪裡比那個地方更安全了。

因為薄涼辰有十足的把握,纔會送鐘曦他們過去。

接著,張姐跟圈圈也被送了過來,看到麵前的大房間,幾個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睡得開嗎?”

雖然是頂級酒店的套房,但要容納這麼多人也的確是個問題。

曾譽顯主動說,“我和嬌妮睡在外麵,你們都去裡麵吧。”

“爸!”

曾嬌妮顯然不太滿意這個分配結果。

“您剛剛受傷,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就算不睡床,也可以睡裡麵的沙發吧。”曾嬌妮開始維護他。

“少說話,裡麵鐘曦跟圈圈都在,還有張姐,和你黎姨,我一個大男人,進去睡哪兒也不行啊!”

曾譽顯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這就不走了。

“……”

曾嬌妮也皺眉道,“黎姨,你看看我爸,他就是在生意最艱難的時候,也要一天三頓煮湯吃的,就是這麼一個人,現在為了你們家的事,都變成什麼樣了,而且,我爸這次也是為你受傷的吧,有些話,彆人不好說,我來說。”

“你怎麼也要給我爸一個說法!”

“曾嬌妮!”曾譽顯急了,喊起了女兒的大名,“怎麼跟你黎姨說話呢?”

“你就知道她是我的黎姨,你還知不知道你是我爸啊!”

父女倆爭執不下。

鐘曦瞥了一眼自家姨母的表情,暗戳戳的給女兒使了個眼色。

小圈圈仰起頭來,走到曾譽顯身邊,“曾爺爺,你的傷口,疼不疼啊?”

一句話,打破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鐘曦順勢把小傢夥抱了起來。

而那邊,黎樺緩慢歎了口氣,“我以為我們之間不需要再履行任何儀式了,既然你想要我給你一個交代,那也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