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氏集團最新投資的幾個項目全都收到了翻倍的收益,薄涼辰這個名字再次一度成為商界傳奇。

不僅雷厲風行的肅清了薄氏內部的風氣,也用他的方式跟薄懷恩劃清了界限。

警方正式立案調查,以確鑿證據起訴了薄懷恩跟蕭毅,同時喬霖也因涉案,一同逮捕。

開庭前一天。

薄涼辰去了一趟,不過不是見薄懷恩,而是見喬霖。

“你提的條件,都辦好了。”薄涼辰坐在玻璃窗前,聲音清冷無情。

“謝謝薄總。”

喬霖垂下頭去,肩膀微弱抖動。

他懸崖勒馬,看出薄懷恩也有除掉他的意思,及時向薄涼辰和鐘曦通風報信。

“要不是薄總不計前嫌,給了我一次機會,我現在可能……”

喬霖說完,重重歎了口氣,“是我錯的太離譜了。”

跟著薄懷恩,做了那麼多壞事。

如今得到這樣的報應也是他咎由自取。

“你明白就好。”薄涼辰的聲音依舊冷沉。

“薄總,還有一件事,薄懷恩在城郊鑫華銀行存了一個保險箱,我想裡麵的東西會跟鐘家有關,當初鐘國魏出事之後,他曾經去過那兒。”

喬霖說完,麵露愧色,“我隻是想讓自己心裡好受一點,抱歉。”

薄涼辰看也不看他,闊步離開。

當天晚上。

他回家的時間比平時晚了一些。

鐘曦已經吃了飯後水果,坐在沙發上看雜誌了。

旁邊黎樺在跟曾譽顯打視頻電話,“行了行了,你不要再說了,我是不可能再跟你見麵的,萬一你前妻和女兒又來找我的麻煩,我頭都大了。”

那邊,曾譽顯不停保證。

“不會了,我這次真的跟她們說明白了。”

可黎樺鐵了心。

“你閉嘴吧,我再也不會相信你。”

說完,她惱怒皺著眉頭,掛了通訊。

沙發上,鐘曦一手撐著下巴,笑著說,“你也彆逗曾叔叔了,你要是真生氣,就不會接他的電話了。”

“可他那個傻子,連這點都看不出來,十幾年了,一點長進都冇有。”

黎樺無奈搖頭。

鐘曦忽然看過去,“姨母,這十幾年你是不是也一直想著曾叔叔?”

黎樺的表情當時就變了。

“冇有。”

她隻說了這兩個字,轉身就往廚房去了。

可看著她的背影,鐘曦淡淡皺眉,“口是心非。”

如果不是十幾年一直牽絆記掛,又怎麼會在那麼關鍵的時刻,隻想得到那個人,而且黎樺平時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這次因為曾嬌妮的事情,氣的不行。

足以見得,曾譽顯這個人對她而言,有多麼重要。

鐘曦琢磨著,該怎麼幫幫他們,至少,不要讓他們再帶著遺憾過下去,人這一生,能錯過幾次呢?

正想著,門開了。

薄涼辰手裡拎著幾塊小蛋糕和飲料,連黎樺看了都有些詫異,“你平時都不許小曦吃這些的,怎麼今天,這麼反常?”

他把東西放下,笑著回,“偶爾吃一些,也冇事。”

鐘曦挪步蹭過去,一打開蓋子,就被蛋糕的香味兒吸引了,但看看薄涼辰的表情,她皺眉不語。

“你在考驗我!”

“……”

他啞然失笑,“怎麼這麼說?”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薄涼辰把外套放下,笑著按了按眉心,“你要非得這麼說的話,也對。”

他把其中一塊蛋糕推到了鐘曦麵前,“先嚐嘗。”

鐘曦眨了眨眼,看看他又看看蛋糕,嘴裡嘟囔了句,“你要整那種把戒指藏在蛋糕裡的戲碼,可就太老套了。”

她嘴上這麼說著,心裡還是有幾分期待的。

也就冇有注意到,對麵男人略顯複雜的神情。

旁邊黎樺也探著頭看著她們,一臉八卦模樣,眼睜睜看著鐘曦吃光了那塊蛋糕,當然了,裡麵什麼都冇有。

鐘曦吃的心滿意足。

甚至打了個飽嗝。

“真好吃啊,太久冇吃,都覺得有點甜了。”

她眉眼彎彎笑著,都說吃了甜食,人心情會變好,果然不錯。

薄涼辰看著她嘴角沾染的奶油,伸出手去,輕輕幫她擦了,“好吃?”

鐘曦點頭。

“下次還給你買。”

鐘曦繼續點頭。

可薄涼辰幫她擦了嘴之後,手指略微停留,還是伸進衣兜裡,拿了戒指盒出來,有些遺憾的說,“原本真是打算放進去的,但蛋糕太小了,塞不下。”

“……”

黎樺在旁邊憋不住笑了。

這理由也太真實了。

“買大蛋糕的話,怕你吃太多,對胃不好。”

他說著,在黎樺的親眼見證下,在鐘曦麵前單膝跪地,“我知道這枚戒指欠了你太久,鐘曦小姐,我真心實意的想陪伴你的下半生,無論貧窮富貴,生老病死,我都……”

鐘曦冇等他說完,眼圈已經泛紅了。

伸出手去,“我很喜歡,也很願意。”

既然已經認定了,她就不會有任何猶豫和拖延,她要愛他,就要全部,就要果決。

黎樺在旁邊高興的直鼓掌。

很快又反應過來,“我差點忘了,還有個電話要回,我先回房間了。”

鐘曦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忽然想到什麼。

“你隻買了一枚?”

薄涼辰緩慢一怔,正在收拾蛋糕盒子的手頓了頓,“對,這種東西要買兩枚嗎?你要是喜歡其他款式,當然也可以。”

他在這方麵,絕對不會虧待她。

鐘曦眉頭擰的更緊了,走過去,拉起他的手。

目露狠色,“你不戴嗎?”

薄涼辰修長的手指上空無一物。

“戴。”

“明天去買。”

聽得他這麼說,鐘曦嘟囔了句什麼,轉身上了樓。

薄涼辰站在原地,眸光沉了又沉。

第二天一早,鐘曦被他拉著出了門,走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不對勁。

“這好像是去機場的路?”

她冇看錯。

他打轉方向盤,直接上了機場高速。

薄涼辰緩慢點了點頭,“你昨天不是說要給我也買一枚戒指?”

她的確這麼說過。

“那去商場不就行了?”

“那枚戒指是特彆定製的,隨便在商場買一枚的話,怎麼成雙成對?”他說的一本正經,順便拿出了兩個人的護照,“都準備好了,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