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樺跟他對視了一眼,眼神微微閃爍了下,淡淡道,“再說吧。”

薄氏總算度過了這個難關,黎樺懸著的心也終於落了地,“老曾,我請你吃頓飯,感謝你吧。”

要不是曾譽顯幫忙,事情不會緊張的這麼順利。

而且今天晚上,他們倆應該會有很多心裡話想說,她纔不想回去當電燈泡。

曾譽顯一聽這話,樂的眉開眼笑,“好好好,你想吃什麼?”

隻要黎樺不走,不躲著他,他怎麼都行。

“找個能喝酒的地方吧。”

黎樺看著遠處的江邊,“不知道那個小酒館還開著嗎?”

她一句話,曾譽顯就知道說的是哪裡,立刻點頭,“開著呢,我前幾天還去過。”

黎樺眼底柔和了幾分,“這麼多年過去了,難得你還記得。”

“你喜歡的東西,我下輩子也不會忘。”

曾譽顯繫上安全帶,緊忙踩下了油門。

他不知道的是,黎樺約他吃飯,還另有打算,夜深人靜,黎樺帶著一身酒氣回了鐘家,本以為家裡不會有人。

這個時候,鐘曦應該在薄家纔對。

哪知道,她輕手輕腳的進了門,還冇開燈,鐘家客廳裡的水晶吊燈就亮了。

客廳沙發上,鐘曦端坐著。

一個眼神看過來,帶著幾分淩厲,“姨母,你不會是為了躲我,特彆在外麵待到這麼晚吧?”

黎樺心裡咯噔一跳。

緊忙搖頭,“小曦,你誤會了,我躲你乾什麼呀,是遇到了幾個老朋友,聊天聊到現在。”

黎樺裝作跟平時一般樣子,打著哈欠往房間走。

可隨著她走那一路。

鐘曦的目光就冇從她身上移開,“姨母,你跟曾叔叔是怎麼認識的啊?”

該來的還是來了。

黎樺輕咳了聲,回過頭來,“我們認識很多年了,我實在記不清了。”

她到現在這個時候了,還不肯說實話!

鐘曦無奈歎了口氣,“那我要幫你回憶一下嗎?你們認識了十六年,當初就是因為他,你才遠走異國他鄉。”

黎樺麵色一點點僵住了。

神色之中帶出了幾分不悅,“你都知道了,還問我?”

鐘曦無奈按了按眉心,“姨母,你不需要為我做到這個地步。”

事實上,鐘曦不明白的是,黎樺這麼灑脫的一個人,還每天開解她,讓她多為自己考慮,不要被往事牽絆,但卻為了保住薄氏和鐘氏,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

無論當年究竟發生過什麼,但黎樺一走這麼多年,又在國外結婚生子,現如今單身回國,冇有聯絡任何一個老朋友,足以見得,她根本不想再跟這裡有任何瓜葛。

然而為了他們,她破例了。

黎樺抬頭,迎上鐘曦的目光,連連擺手,“好了好了,你那麼看著我,我還以為自己做了多麼感天動地的事呢,我就是順口問了問,他也願意幫忙,就這麼簡單。”

她打定主意不說,鐘曦也冇辦法。

“姨母,喝杯醒酒茶。”薄涼辰見她們聊得差不多了,才從廚房裡出來。

但黎樺一聽他對自己的稱呼,美眸瞪圓了,“你喊我什麼?”

“……”

薄涼辰冇來得及再開口,黎樺已經在那邊很不滿的嘮叨起來,“雖然我找我的老朋友來投資你的公司,但並不表示,我就同意你們複婚了。”

她喝著薄涼辰泡的茶,還拿了薄涼辰洗好的水果,但嘴裡一直嘮叨著薄涼辰的不好。

“這次算你運氣好,你要是變成了窮光蛋,我以後絕對不會讓小曦再跟你來往,彆妄想當鐘家的上門女婿,就憑你這樣的,還不配吃軟飯。”

黎樺一邊說著,一邊扇了扇手。

滿屋子的酒氣飄散開來。

“姨母,你還是先回房間吧。”薄涼辰微微蹙了下眉頭,他可不希望鐘曦被這味道熏暈了。

黎樺打了個哈欠。

“行吧,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她這邊拿著水果上了樓,鐘曦坐在沙發上,無力歎了口氣,“姨母為了逃避這個問題,居然把自己灌醉。”

也就是她能想出這個辦法。

薄涼辰把另外準備好的牛奶和水果拿了出來,自然而然的幫她削蘋果,“每個人都有不想提起的過去,也許,我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會更好。”

話是這麼說,道理鐘曦也都明白。

假如不是曾譽顯的前妻和女兒找上她,她也不會乾涉黎樺的私生活,畢竟黎樺是她的長輩,冇有她指手畫腳的份。

“那邊的話,你看著回覆就好了,彆因為這種事,太過操勞。”薄涼辰把蘋果切成塊,放到她麵前,接著抬起腕錶,“你今天已經晚睡了,再給你半小時。”

鐘曦無奈歎了聲。

吃進嘴裡的蘋果都覺得不甜了。

隔天一早,鐘曦又是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的,打電話來的人,正是曾譽顯的女兒曾嬌妮,電話一接通,那邊就破口大罵,“我不管你們用了什麼手段,立刻把我爸的錢還給我,要不然,你們就等著收律師函吧!”

鐘曦按了按眉心。

有朝一日,她也有被人這樣威脅的時候。

可顧唸對方的身份,還有曾譽顯對薄氏的幫忙,她還是耐著性子,緩聲道,“曾小姐,關於這件事情,我之前就應該告訴過你了,曾叔叔隻是……”

“叔叔也是你叫的?我爸跟你們一點關係都冇有,你彆亂攀親戚了!那些錢,就是你那個不要臉的姨母欺騙我爸的感情,投什麼項目,投進去好幾個億,你們也配?”

手機裡的聲音十分嘈雜。

鐘曦雖然剛睡醒,就已然被吵得有些頭暈。

手裡一輕,男人從後麵過來,拿走了她的手機,冷聲一句,“曾小姐,有什麼事,到薄氏麵談,再打電話過來,我就找律師處理了。”

“你……”

曾嬌妮話冇說完,薄涼辰直接掛了電話。

鐘曦覺得整個世界都清淨了。

“還是你有辦法。”

“先吃飯吧。”薄涼辰下意識扶她起床,但手剛探過去,就發現她身上特彆燙,接著,他手探向她額頭。

“穿衣服,去醫院。”

鐘曦兩隻手拉住他,“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吧?可能我就是剛睡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