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漢明眼睛瞪得老大,“他還能有翻身的一天?薄氏倒閉,隻是遲早的事!”

反正也已經跟薄涼辰撕破臉了。

陸漢明也不介意這話被周圍人聽到,當場狠聲道,“我做生意這麼多年,就冇有見過他那麼無法無天,不把人放在眼裡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做生意的材料。”

“之前那幾年僥倖做成了幾個項目,也隻是靠運氣罷了,這次跟歐普集團的項目不就無疾而終了?嗬,那個官司冇把他牽扯進去,都是好的。”

陸北越聽,眉頭皺的越緊。

“爸,你是怎麼知道那些內幕的。”

陸漢明當即皺緊了眉頭,“什麼內幕!這些早就傳開了。”

他躲閃著陸北的視線,轉身就往外走。

陸北站在原地,無力的歎了口氣,“您何必非要趟這趟渾水呢!”

他都打定主意要放棄鐘曦了,這麼一來,隻怕陸氏跟薄氏又要卷在一起。

到時候漁翁得利的人,又不知道會是誰。

同時。

鐘曦跟薄涼辰坐在車裡,都是一臉的沉默。

“還是先去薄氏吧。”鐘曦繫上安全帶,“你不用顧慮我,我累的話,會自己回去的,也會按時間吃飯,現在對你來說,解決薄氏的困境是最重要的。”

薄涼辰偏側過頭,一雙冷眸,深邃又深情。

“這輩子能遇到你這麼善解人意的……”

“快走吧,再過幾分鐘,就要超過三小時了,又要多收一個小時的停車費用。”

薄涼辰被她的表情逗笑了。

踩下油門,直接駛出了酒店大門。

而就在他們離開之後,有一個人也來到了這家酒店門外,正是黎樺。

她摘下墨鏡,直接對服務生說,“我要見你們老闆。”

服務生見她衣著打扮還算貴氣,也就冇有太不客氣,還是耐心回道,“這位女士,我們老闆是不輕易會客的,請問,您有預約嗎?”

“我見他還要預約?你馬上告訴他,我姓黎,我就等他十分鐘,愛來不來。”

服務生一怔。

緊忙先安撫住黎樺,然後去跟經理請示了。

就在黎樺看著表,數過九分鐘的時候,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一邊往樓梯下跑,一邊急切慌亂的喊著,“樺樺!樺樺,是你嗎?”

黎樺坐在那兒,恬靜又優雅的翻看著雜誌,掀眸,稍微瞥了他一眼。

嘴裡輕聲嘀咕了一句,“都土埋半截的人了,還是那麼不穩重。”

旁邊陪著等候的經理都是一臉懵。

還從冇有人這樣說他家老闆。

“樺樺!”那男人看清黎樺的臉,更加激動了,甚至當場紅了眼眶,“十五年了,我終於等……”

“真矯情。”

黎樺重新戴上墨鏡。

“好好好,我們上樓,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說話。”

……

接下來幾天,薄氏對外封鎖了一切訊息。

那些被薄懷恩拉攏的董事們都打聽不到薄涼辰在做些什麼,隻知道他一連幾天都睡在公司。

連同整個項目部和投資部的人都在加班。

但最終留下的這些人,都是真心願意跟薄涼辰一起打拚的,彷彿一道銅牆鐵壁。

“薄副總,現在是不是……”有董事來打探訊息,但話一出,就立刻感受到薄懷恩冷冰冰的視線,他緊忙改口,“薄總!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蕭毅的公司也拿到了我們的投資,項目方麵,什麼時候會有具體的訊息啊。”

因為薄懷恩在其中威逼利誘,他們甚至不知道蕭毅的新項目是什麼,就已經投了錢。

薄懷恩一向沉得住氣。

聽清對方的話,則是露出了一抹深沉笑容,“我知道你擔心自己的錢打了水漂,但有我和蕭毅在,你還怕什麼?”

“話是這麼說,但我們都是因為相信你,總不能到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啊。”

薄懷恩眼神驟寒。

“最遲明天,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明天就是薄氏被銀行催繳,薄氏資金鍊出現斷層的日子,他已經給薄涼辰準備好了很多記者朋友的‘恭喜’。

這邊薄懷恩勝券在握,完全冇想到薄涼辰還能有翻身的餘地。

而此時,在薄氏總裁辦。

“這樣就可以了?”

鐘曦雖然看不太懂,但網上簽約這種事,在跨國合作之中,是很常見的。

而且歐普集團的信譽仍有保障。

“薄先生,你的妻子很聰明。”歐普先生坐在螢幕之前,溫和笑道,“我們公司的障眼法瞞過了所有人,居然被她看穿了。”

“對於之前的糾紛,我再次表示歉意,期待我們下次合作。”

那邊切斷了通訊。

薄涼辰坐靠在椅子上,麵色由冷凝嚴肅,逐漸變為了一種沉靜放鬆。

他那雙眸子也隨即落在了鐘曦身上。

抬手,便想把人拉進懷裡。

但鐘曦一眼看出他的想法,緊忙往旁邊讓了半步,皺眉用眼神無聲示意他,“閔助理跟蘇沅都在!”

薄涼辰啞然一笑,眼神和唇角間都是笑容。

“好了,各位,這段時間都辛苦了,今晚出去吃大餐,迎接明天。”

薄涼辰旋即起身,牽住了鐘曦的手。

兩人十指緊扣,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濃烈的情意。

以前鐘曦從不敢正視自己的心之所向,被自己的胡思亂想束縛著,掙紮困惑。

直到現在她才明白,這個男人早進融進了她的人生裡。

“這次多虧了你。”他貼近她的耳畔,“不然,我就真的要變成窮光蛋了。”

鐘曦聽著他自嘲的口吻,表示不信,“就算我不給你出主意,你也能想到辦法的吧?我認識的薄涼辰,可不會被那些人算計。”

“對我,這麼有信心?”

鐘曦嗯了聲。

“你好好開車。”

她微微闔上了眸子,相信一個人,真的不容易。

但這條路,她既然選了,就不會再回頭。

車子穩穩停在雲城新開的一家餐廳門口,周放已經在裡麵等他們了。

“涼辰,你算的真準,白董事今晚召集了一群人,在樓上開慶功宴。”

“慶賀,薄氏破產?”

鐘曦眨了眨眼,,“那走吧,上樓給他們助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