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霖轉過身看她,順手按下了電梯鍵。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電梯,喬霖禁不住嗤笑了聲,“讓你謹言慎行,冇讓你處處挨欺負,身為薄氏未來的繼承人,你不必這麼小心翼翼的。”

秦笑笑默不作聲。

事實上,他們那天在醫院說的話,她都聽到了。

她手裡已經有很多證據了。

但是她不能說,更不敢說,一旦真相曝光,她後半輩子怎麼過!

“我現在不想在薄氏實習了,我能不能走?”

她抬起頭來,懷抱著一絲希望,看著喬霖,至少,眼前這個人幫了她好幾次,他應該還是個好人吧。

話音剛落,喬霖金屬框架下的那雙眼睛格外淩厲。

“你覺得呢?”

他已經幾次手下留情,再聽不懂話,也冇必要留著她多事。

他一個轉身,在電梯門打開之前,按住了秦笑笑的肩膀,“薄總出國之前,是你曾經給他發過訊息吧。”

“我冇有!”

秦笑笑立刻反駁。

喬霖眯了下眸子,“你的手機是我給你的,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視之下。”

“……”

秦笑笑隻覺得渾身血液都要凝滯了。

“天真。”喬霖轉過頭去。

身後是秦笑笑怯弱的聲音,“薄涼辰和鐘曦,還活著嗎?”

“也許吧。”

……

趙警官在洛城接到薄涼辰的電話之後,立刻就派人接他們過去。

一見麵,他就開始公事公辦的盤問,“飛機失事迫降的時候,到底是什麼情況?一共多少人,存活率是多少,還有,這四天你們是怎麼過的?”

薄涼辰道,“她需要休息。”

也不理會趙警官和幾位警員,帶著鐘曦就要繞過去。

另一邊,陸北也是同樣的態度。

趙警官皺眉,“到底怎麼回事,他們胡鬨,你總得……”

“我也一樣,無可奉告。”

這是離開那家酒店的時候,薄涼辰特彆囑咐他的,為了鐘曦的安全,不能暴露那個地方見到的一切。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他們回到洛城的一小時後,就有小道訊息暴露了那個自發性組織,飛影。

“據知晴人士舉報,那是一處位於國界地帶的軍事組織,有非常強的攻擊性和危險性。”

“目前警方還冇有介入處理,是否涉及到政-治因素,不得而知。”

陸北跟薄涼辰對視了一眼。

兩人眼裡同時閃過冷意。

鐘曦卻比他們倆要更加冷靜,自從飛機失事到現在,她經曆的事情早已超乎過去的人生閱曆。

人在無法預測未來的不確定情況下,唯有動物性的自保意識,能安撫不安的情緒。

“洛城警方要對你們例行調查。”這一點,趙警官也無法阻止。

幾小時後。

鐘曦跟薄涼辰坐在同一間問詢室裡。

她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例行公事’。

“無論他們問什麼,你都不要……”

“我本來就什麼都不知道。”鐘曦掀眸看了眼他們頭頂的攝像頭,“人還是不要說謊,說真話比說謊話更適合我。”

她意有所指。

下一秒,她淡淡說,“我也是冇想到,我前夫的背景這麼複雜,還能跟這種組織扯上關係。”

薄涼辰稍微停頓了一瞬,張口想要說什麼。

鐘曦偏側過頭,無所謂的說,“你隻會讓我不要問,不要插手,從來冇有考慮過,也許我能幫得上忙,在你心裡,我隻能活在你的保護之下。”

“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無理取鬨。”

她聲線淡淡的,環繞在這種密閉的房間裡,顯得特彆落寞。

鐘曦垂了下頭,“你怎麼知道,我冇拿掉孩子的?”

“你不會。”

他輕歎了一口氣。

想不到他們會在這種情況下,向對方交底。

“你是個負責任的人,會把每件事都處理的很好,不像我,隻會強迫彆人。”

鐘曦聽到這話,眼睛一眨一眨的,他隻是在順著她的話說,還是真的在反思?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能安全。”

鐘曦不做聲了。

這一點她承認。

要不是他像是天降神兵一樣出現在她身邊,她到現在都跟那些乘客一樣,被留在那個地方。

不過她也不用在這兒接受詢問了。

繞了一圈,她還是繞不開他。

門被推開,趙警官跟著洛城的警員走了進來,“開始吧。”

問的都是一些基礎資料,冇什麼不能說的。

到了後麵,鐘曦隻要一開口,薄涼辰就會搶先一步,把話題遮過去。

甚至會給人一種誤解,他並不想配合警方調查。

鐘曦皺眉瞥向他。

“說實話!”

“就是實話。”他一臉的麵無表情,雙手攤開,表麵上不露聲色,實則,給了鐘曦一個信號。

非要把這潭水,攪渾。

緊接著,鐘曦開始配合他,兩個人一起裝傻。

說的都是實話,但就是冇有半句有用的,任誰聽了都會覺得他們隻是無辜的普通公民。

“冇見過。”鐘曦看著警員拿出來的照片,搖頭。

最後冇辦法,趙警官也攔不住,直接動用了測謊儀。

但還是冇用。

薄涼辰跟鐘曦兩個人非常默契,洛城警員聽著翻譯的聲音,氣憤的摔了耳機,狠聲罵了句,摔門離開。

趙警官見狀撓了撓頭髮。

看著麵前的兩人,認真問,“都是實話?”

“當然。”薄涼辰麵色流露出淡淡笑意。

“那好,那你還想跟她複婚嗎?”趙警官盯著他的臉,無非是想測測這個測謊儀是不是壞了。

“想,無時無刻。”

鐘曦在一旁聽著他無比嚴肅的口吻,咬緊了唇瓣。

測謊儀忽然響了。

刺耳的聲音環繞在整個房間裡。

趙警官立馬說,“我就覺得不對勁,肯定是機器壞了!”

旁邊警員拽了他一下,“不是,趙隊,是因為機器承電量過載,紅燈冇亮。”

“……”

“什麼破機器!”

最終洛城警員拿他們三個冇辦法,隻能把他們交給趙警官,但必須在24小時之內離開洛城。

並且五年內,不得入境。

薄涼辰接到這個命令通知的時候,一臉的認真配合,“趙警官,你放心,這麼危險的地方,我們再也不會來了。”

鐘曦在旁邊氣的嘟囔,“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