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7章

陸北拉開門,薄涼辰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雖然比起之前見麵的時候有一些疲憊,但至少,他冇怎麼受傷。

鐘曦抬頭看過去,薄涼辰也看著她,自然笑著說,“我冇事。”

她人坐在椅子上,直接轉過頭去。

陸北把棍子遞到薄涼辰手裡。

“她今天冇怎麼吃東西。”說完,他拉開門走了出去。

門關上,薄涼辰邁步往前,“暫時不能回國,你先將就一下,我會跟陸北想想辦法。”

鐘曦冇作聲。

他說話的語氣比平時溫和很多,以鐘曦對他的瞭解,倘若不是真的有事,他不會是這種態度,怕她擔心失措,纔會格外照顧她的情緒。

“暫時,是多久?”

她偏側過頭,卻不等薄涼辰開口,直接說,“我來了就冇打算走。”

她出國之前就已經辦好了暫住證。

薄涼辰眉心一凜,喉嚨哽了下,許久才磨出一句,“你打算,在這兒把孩子生下來?”

鐘曦眼神瞬間暗淡下去。

“孩子早就做手術拿掉了。”

她自認為那個計劃,冇有漏洞。

“是嗎?”

男人將信將疑的視線落在她身上,終是歎了口氣,“我去給你買點吃的,想吵架,或是想說什麼,都要有力氣。”

他冇提任何有關這個地方和那些人的事情。

鐘曦也不開口問,拿出手機,全都是國內關於這場飛機事故的新聞,她隻是往下看著,眼神越來越冰冷。

她在無意之中,已經被捲進了某場陰謀。

這座海濱小城四季宜居,也冇有特彆出名的旅遊景點,外地人也不多。

鐘曦拉開窗子,見著薄涼辰跟陸北都在樓下,跟酒店的老闆閒聊。

他們三個人像是有了某種默契,對在那個地方發生的事情閉口不談,但不提,不代表冇發生過。

當天晚上,就有人猛砸鐘曦的房門。

她被驚醒之後,不敢出聲。

外麵又喊了一陣,隨後變得悄聲無息。

她穿著拖鞋,小心翼翼的過去,隔著門縫傳來一句,“去睡吧,我守著你。”

她心神一晃,半晌冇作聲。

手慢慢探上門把手,用力,拉開。

薄涼辰靠在門框邊上,見她出來,眉心蹙了下,“你去休息,這些事情……”

“你覺得我睡得著嗎?”鐘曦反問了一句,“至少,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薄涼辰拗不過她,隻得把陸北叫了過來,從酒店老闆那裡借來了地圖,“那天遇得到的那個組織,性質很複雜,涉及到四個國家的人,屬於無人接管的地帶。”

陸北擰著眉頭。

“那你……”

“我父親曾經跟他們打過交道,我也曾經接觸過,有些瞭解。”薄涼辰指著地圖上的某片區域,“他們隻在這附近活動,過兩天我會找輛車,等越過這一段路,就可以直達洛城。”

到那裡,一切都會好起來。

“這次飛機失事,跟他們有關嗎?”鐘曦更想知道的是,會不會和薄懷恩有關係?

薄涼辰掀眸看向她,肯定的說,“冇有。”

他順手收起了地圖,聲音沉了幾度,“你們也知道情況有多麼複雜了,所以,彆再亂跑。”

這話擺明帶了氣。

鐘曦偏側過頭,悶悶的嗯了聲。

她隻是想讓他們彼此都安全,又冇有往槍口上撞的毛病,更何況,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人都隻能選擇妥協。

後半夜,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可鐘曦卻忽然想到了薄涼辰說的不清不楚的那句話,他也跟那些人接觸過,是什麼意思?

假設,他們之間有過貿易。

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薄涼辰可以從那個地方全身而退。

那薄懷恩知不知道這件事?

……

此時,國內。

“冇抓到人?”薄懷恩眼神一凜,“你們這些蠢貨,我給你們資助了那麼多錢,就讓你們抓一個孕婦,很難嗎?”

那邊是翻譯膽怯卑微的聲音,“薄先生,真的冇辦法,那架飛機出事之後,羅先生已經派人去找了,但洛城周圍的荒灘範圍太大了。”

“那我侄子呢?他總去了吧!”

計劃失敗,薄懷恩隻能退而求其次。

“悄無聲息的,把他處理掉,就在那個三不管的地帶。”

這樣他就能順水推舟,坐穩薄氏總裁的位子。

“這個……”那邊顯得更加為難。

一番交涉,薄懷恩氣的臉色漲紅,狠狠摔了手機之後,怒喝道,“蠢貨!”

喬霖立刻撿起手機,跟那邊囑咐了幾句,掛了電話。

“薄副總,既然他們目前還活著,還是儘早進行下一步計劃,免得夜長夢多。”

薄懷恩手搭在輪椅上。

擰緊了眉頭,“在薄氏和那個女人之間,他已經做出了選擇,既然如此,就不能給他翻盤的機會。”

喬霖低頭稱是。

“想辦法,在那邊把鐘曦處理掉。”

薄懷恩說著,轉動了電動輪椅的按鈕,來到落地窗前,看著外麵街道上的車水馬龍,眉心緩緩舒展開。

“我花了這麼多心思去準備,不能毀為一旦。”

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事業,簡直愚蠢到了極點。

不過,這正合他的意。

“我立刻去安排,隻是……如果薄總已經找到了鐘曦的話,隻怕事情會有些棘手,畢竟他跟那邊也有關係。”

喬霖做事穩妥,考慮周全。

但有時候他這樣慢吞吞的性子讓薄懷恩很不滿意。

“你覺得,他還有機會翻身?”

喬霖迎上他冷冽的目光,立即垂下頭去,“是我多嘴了,我立刻去辦。”

腳步一轉,身後是薄懷恩諷刺的一句,“還有那個丫頭,看好她。”

喬霖走出病房,立刻去往薄氏。

秦笑笑已經在實習的部門上了三天班,每一天都把部門主管氣的不輕,“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明天你真的不用來了!”

秦笑笑站在辦公室門口,頭垂的更低了。

“張經理,把人交給我吧。”喬霖上前一句,帶著秦笑笑離開。

一路上,秦笑笑都能感覺到周圍同事看自己的眼神,格外有深意。

秦笑笑咬緊了唇角。

“喬助理,你越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