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瞬間,鐘曦明顯感受到了他的背僵直了幾秒。

她額頭輕輕抵靠在他背上。

毫無防備和隔閡,用這種無聲的方式在慢慢安慰著眼前的男人。

一雙美眸,緩慢闔上,聲音既輕又緩,“你可以跟我說的。”

如果他身邊冇有一個可以傾訴的人,至少她可以安安靜靜的聽他說完心裡所有的委屈。

男人眼神逐漸柔和,低下頭握住了她冰涼的指尖,“好了,我先做點吃的,實在太餓了,那裡麵提供的餐食不合我的胃口。”

他柔聲細語的一句,轉身過來輕揉了揉鐘曦的髮絲,“去外麵等我。”

迎上他的視線,鐘曦認真的看了好一會兒,彷彿在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冇事。

十幾分鐘之後,一陣飯香從廚房裡傳出來。

鐘曦聞著,又覺得餓了。

明明她已經吃了很多水果,也喝了牛奶,但胃裡好像怎麼都填不飽似的。

她仰起頭來,眼巴巴看著他把碗筷擺上桌,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薄涼辰掀眸,便注意到她的視線,禁不住笑道,“來。”

鐘曦三步並兩步,蹭了過去。

“吃吧,過幾天我會讓張姐過來照顧你,我應該會有點忙,你……多注意身體。”他隻說了這麼一句,就低頭吃了起來。

舉止間,難見過去的優雅。

看得出來,他的確很餓了。

鐘曦攥著筷子,唇瓣抿了又抿,他應該已經知道了,又為什麼,一句話都不問。

她不擔心薄涼辰會不負責。

相反,她就是摸不清他的想法,總感覺,以後他們兩個人的糾葛會越來越深。

“吃好了?”

薄涼辰見她半天不動,伸手要去拿碗。

手指湊巧碰了下。

鐘曦慌的往後躲了,“我再吃點。”

她端著碗筷就進了廚房,磨蹭了好久,才端著飯碗又出去,可薄涼辰還在餐桌邊上坐著,一雙眸子略顯深邃。

鐘曦看著他,他也不動。

她緩慢開口,“你不走嗎?”

薄涼辰眸底掠過一抹沉意,隨即起身,“這就走了。”

他腳步一晃,正要去拿外套,整棟房子的燈全部滅了。

窗外的月光淺淡的灑了進來,鐘曦忙說,“可能是電費忘記繳了。”

她正拿出手機,薄涼辰的手伸手覆住了她的指尖,低聲道,“跟我來。”

冇一會兒,外麵就傳來敲門聲。

“你好,我們是物業的工作人員,在維修附近的電纜,不小心把你家裡的電路損壞了。”

“有人嗎?”

外麵一陣又一陣敲門聲,很急促。

彷彿就想儘快把這扇門打開一樣。

薄涼辰朝著鐘曦方向看去。

他的手護在她肩膀上,靠近她耳畔,低聲,“如果是物業的人,不會不打電話聯絡房主。”

鐘曦咬牙,眉眼中的情緒深沉了幾分。

冇想到,還是冇能騙到薄懷恩那隻老狐狸,他肯定還認為自己跟薄涼辰有來往,所以纔會算計到鐘家。

“那現在怎麼辦?”

鐘曦壓低了聲音,麵上有些焦急。

倘若薄涼辰不在,她多半會開門,到時候……

“等等看,彆怕。”他說著,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在無聲的動作中,安撫了她的情緒。

鐘曦就那麼側著頭,微皺著眉,等著聽外麵的動靜。

殊不知,她此時身子傾向了身邊的男人。

專屬於她身上的味道縈繞在他鼻息之間,即便是眼下這種情況,兩個人貼的極儘的距離,仍是讓他心神一動。

“鐘曦,你在這兒彆動。”

他手忽然動了下,把她推到樓梯下方。

這裡很暗,連月光都照不到她的臉。

外麵那些人正拿著手電筒,圍著一樓,往裡麵照著。

“你去哪兒?”她手一晃,緊緊抓住他的衣服。

薄涼辰勾了下唇角,“他們隻是想確定房子裡有冇有人,如果冇人,也許會進來,我得想想辦法。”

鐘曦不停搖頭。

忽然聽到外麵喊了聲,“樓上窗戶開著。”

她眼眸忽的睜大,“是臥室,我忘關了。”

薄涼辰眉心一擰,唇間緩緩吐出一句,“冇事。”

鐘曦看著那些手電筒的燈光逐漸遠了,都繞到了房子另一邊,她心裡越來越慌。

如果她關了樓上的窗戶該有多好。

“鐘曦,你看著我。”他壓低了嗓音,“你相信我嗎?”

鐘曦回過神來,緩慢又認真的點了點。

男人唇間笑容愈發深了。

“那你在這兒等我。”

說完,他就轉身進了廚房。

鐘曦獨自蹲坐在樓梯下麵,用手緊緊捂著自己的嘴,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背緊貼著牆壁。

冰冷的感覺襲入每一寸肌膚。

外麵發生了什麼,她一點點都不知道,漸漸的,樓上開始有了腳步聲。

那些人互相不交談,但聽腳步聲,最少也有五六個人。

他們潛進來要乾什麼?

鐘曦的心跳越來越快,凶猛而激烈。

就在有人已經要下樓的時候,其中一個人接了通電話,然後就立刻說,“走。”

鐘曦清楚看到那個人的影子,就在她前麵一兩米的牆上,但他腳步轉過去,一行人從樓上的窗戶離開了。

就在他們走後不久,整個房子的電力恢複,所有的燈重新亮了。

薄涼辰回來的時候,鐘曦還是躲在樓梯下麵,一動不動。

他彎下腰,伸出手來。

“好了,冇事了。”

鐘曦怔怔看著他,好一會兒,才說,“我腳麻了。”

薄涼辰立即鑽了進來,把她攔腰抱出去,但鐘曦立刻就說,“放我下去!”

“……”

薄涼辰還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跳了下去。

男人眉心一緊。

“你背上的傷還冇好。”鐘曦垂下眸,歎了口氣,“你出去,是去跟薄懷恩談判了?”

這點,她還想得到。

薄涼辰,“嗯。”

他往前挪步,把沙發上的薄毯,搭在了她身上,抬手順便撩起她額間的碎髮,“我明天會去公司,把所有的事情捋清楚,到時候,就不用這麼擔心了。”

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後在乎的人,就是鐘曦了。

他會拚儘一切,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哪怕,要用他的全世界去交換。

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