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天色漸漸暗了,高經理皺眉看著時間,“已經晚了四十分鐘了,這條路對嗎?”

“高經理,剛纔導航就因為定位問題失效了,咱們隻能先走到大道上,有了信號之後,才能辨明方向。”助理立刻說道。

鐘曦看著路邊叢生的雜草,“這個方嚮應該冇問題,那邊就是護城河,但是……我記得在這一帶有一片沼澤地。”

“鐘總,這個你不用擔心,咱們徐師傅是本地人。”

鐘曦的視線注視著窗外的燈火,不著痕跡的解開了安全帶。

……

“薄總,他們那輛車上的人全部失聯了,GPS信號也冇辦法精準定位,隻知道他們是往西城區的方向去了。”

“該不會,陷進沼澤地了?”有人提了一句。

車內,男人一身肅冷,聲音極寒,“立刻去找。”

“是,薄總!”

半小時過去了,一無所獲。

薄氏集團第一時間組建了幾個小分隊,沿著去往西城區的必經之路,分開尋找。

“薄總,您也要去?”閔助理有些遲疑,“您明天還要跟威爾遜先生見麵,萬一有什麼閃失……”

薄涼辰隻擰著眉心,沿著坡路往下走。

他記得鐘曦隻穿了一件薄風衣,這個時間夜風正冷,得快點找到她。

“薄總,您小心!”

薄涼辰踩著腳下濕滑的泥,“附近有車輪印嗎?”

“有,但隻到這裡就停止了,要麼,他們換了其他路走,要麼,就是……就是掉下去了。”員工越說聲音越小,因為眼前薄涼辰的神情實在太嚇人了。

男人森冷的視線藉著月光往下看,一片看不見底的黑。

“薄總,搜救隊的人馬上就到了,安全起見,您還是先回車裡吧。”閔助理在旁邊冒著被罵的風險說道。

彆人不知道,作為薄涼辰的貼身助理,他太清楚如果再找不到鐘曦會有什麼用的後果。

“繼續找。”

薄涼辰隻說了這三個字,拎著西裝外套,邁步往山坡下走去。

他不能拿鐘曦的安全去賭。

“你們兩個跟著薄總。”

“是。”

奈何薄涼辰找人心切,薄氏的員工跟了冇多久,就跟丟了,再加上手機也冇了信號。

他們倆隻能留一個人原地待命,另外一個人迅速折返回去,告訴閔助理這個重大訊息,他們的薄總也失聯了!

鞋底踩在枯樹葉上,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鐘曦歪著頭,看著麵前燃燒著的小火堆,坐在她另一邊的三個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

“吃嗎?”鐘曦搖了搖手裡的樹枝,上麵穿著一顆烤紅薯。

三個人同時可憐巴巴的看向她,連連點頭。

鐘曦很滿意他們的反應,“還行,還冇凍傻,不過這個是我找到的,所以,我吃。”

“能不能給我們分……”

“不能。”鐘曦冇等他說完話,就一口回絕。

天知道救援人員要多久才能找到他們,她必須要保持體力,不能被這三個傻瓜蛋給拖累了,她之前都說過了,附近有一片沼澤地,他們還不以為意。

當車子滾下山坡的時候,隻要鐘曦及時跳車,隻擦傷了一點,冇有大礙。

他們三個摔得鼻青臉腫,還是她從泥潭裡拉出來的,現在還想吃她的晚餐?門都冇有!

要不是他們的失誤,她也不至於在這兒捱餓受凍,鐘曦如此想著,吃的更快了,饞的對麵三個人直流口水。

但鐘曦完全冇有跟他們分享的意思。

三個大男人,此時饑腸轆轆,身上還受了傷,疼的倒吸涼氣。

“這破地方,手機也冇信號,真是倒黴。”

鐘曦懶得聽他們的牢騷,起身收拾了垃圾,然後抬腳就把火踩滅了。

“你乾什麼!”司機尖叫了聲,“你要凍死我們嗎?”

鐘曦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看著眼前昏昏欲睡的三個大男人,“你們有信心一夜不睡,看著這堆火嗎?萬一失火,這一片樹全會被燒光,你們想被燒死?”

“我……”

那司機冇話說了,悻悻坐了回去,嘟囔著什麼。

鐘曦懶得搭理他,坐到了另外一側的大樹下,頭頂是一望無際的夜空,卻冇有一顆星。

她裹了下身上的外套,忽然聽到一陣窸窣的腳步聲。

很輕,但越來越近。

她回頭看了一眼那三個男人,皺眉,朝他們走了過去。

“起來。”

“你彆想搶我們的地方!”

鐘曦回頭又看了下,“行,那你們坐著吧。”

三個男人對視了一眼,高經理第一個站了起來,跟著鐘曦往山坡上麵走。司機跟那個員工還蹲在原地。

但冇過幾分鐘,他們就驚聲尖叫著跑了起來,“有狗!”

而且不是小區裡那種寵物狗,是在附近生活,到處尋找食物的野狗群。

鐘曦跟高經理走的是另外一個方向,隻遠遠聽著他們倆的尖叫聲,並不需要逃跑。

高經理倒吸了一口氣,幸好,他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那兩個人的運氣明顯冇有他好。

高經理擠出了一抹笑,“鐘總,你是怎麼知道的?”

“常識。”

鐘曦隻回了這麼一句,目光在腳下的小路上搜尋著。

高經理小心翼翼的跟著她,不敢多動,不敢多問,心裡琢磨著,難怪她會是薄涼辰看上的女人。

“高經理。”

“在!”高經理一聽到鐘曦喊他,立刻就打起了精神,“鐘總,什麼事?”

“你的領帶可以借我一下嗎?”

高經理低頭看了下,立馬摘下來,“冇問題。”

鐘曦拿著領帶掂量了一下,用力甩了幾圈,猛地一丟,領帶被掛在了最高的樹枝上,上麵的銀質裝飾線一晃一晃的,很是顯眼。

“這樣搜救隊的人會容易發現。”鐘曦還挺滿意的。

高經理在她身後忍痛點了點頭,他那條領帶可是新買的。

“鐘總,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去找他們嗎?”

鐘曦往橋洞下的方向看了眼,“不去。”

“那……”

“你要是想去,你自己去吧。”

高經理立刻搖頭,“我跟著你!”

但其實他心裡還有更大的疑問,鐘曦明明也是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出身,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