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小說網 >  雲傾陸承 >   第3266章

-

那馬車通體瑩白,在夜色中透著淡淡的寒氣。

拉車的馬有些類似於西方世界中的獨角獸,高大溫和,莫名透著股聖潔威嚴的意味。

在這個時代中,很少有人出行會坐馬車,何況是這麼一輛,走在路上都註定了會吸人眼球的存在。

幾乎是在一瞬間,在場所有明裡暗裡的目光,都在一瞬間望了過去。

其中反應最大的,要屬雲老夫人。

雲老夫人盯著馬上前方,懸掛著的那朵淡藍色的蘭花,表情變得激動起來。

這是......辛家的標誌......

辛家的人,終於肯來接她了。

雲老夫人激動起來,心中僅剩下得懼怕也跟著消失了。

她站直了身體,不屑地掃了雲非離一眼,對著男人吩咐,“辛宛然活著的時候,冇認過辛家,她的兒女,有什麼資格算做辛家的血脈?”

她惡意森森地看著雲嬈,眉眼間帶著戾氣,“把這個小賤種給殺了!”

男人看了那輛馬車一眼,皺了下眉。

辛宛如的身份地位,似乎配不上這樣的馬車......

雖然疑惑,但那的確就是辛家的標誌。

辛宛如哪怕再惡貫滿盈,但終究還是辛家的主子。

男人隨意掃了雲嬈一眼,手上多出了一把刀,朝著雲嬈的脖子上抹去。

雲非離麵色驟變,從口中掏出一把槍,毫不猶豫地對準男人扣動了扳機。

雲老夫人看著眼前激烈的交鋒,惡毒地笑起來。

解決了雲非離與雲嬈,就隻剩下一個雲傾。

都是雲傾那個小賤種,毀了她的一切!

雲老夫人一邊在盤算著該怎麼毀了雲傾,一邊轉身朝著馬車的方向走去。

眼看著她的手就要碰到馬車,車內忽然走出來一個人,抬腳對著雲老夫人,重重一踹。

雲老夫人慘叫一聲,整個人都被踹飛了出去,剛好砸在抓著雲嬈的男人身上。

男人被砸的往後倒去,雲非離趁機搶回了雲嬈。

雲老夫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本就受傷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

但她卻顧不得這些,隻是睜大眼睛,驚疑不定地看著那輛馬車,或者說,是此刻正站在車轅上的那個人。

“怎麼回事?你......你不是辛家派來接我的嗎?”

雲非離將雲嬈擋在身後,微微眯起眼睛,也緊跟著看了過去。

隻見雪白的車轅上,站著一個雪白衣衫的青年,優雅平和的氣質與五官,不顯山不露水。

但莫名的,讓人不敢放肆。

青年淡淡地掃了雲老夫人一眼,轉身,掀開了珠簾,“夫人,找到了。”

夫人?

聽到這個稱呼,在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雲老夫人更是滿臉錯楞。

這不是辛家派來接她的馬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