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風猛地爆起,一拳打在大長老的身上。

大長老隻覺得心神震盪,腦海中有一瞬間的空白。

就這麼瞬間的空白,陳風一拳打穿他的胸口,出現一個前後透亮的大洞。

大長老反應過來的時候,陳風已經收手,衝向另一個人。

大長老踉蹌一步,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

“我......”喉嚨發出一聲沉悶的嗚咽聲,他瞪大了眼睛,眼中的光亮逐漸的熄滅。

他伸著手向前邁出一隻腳,半步都冇有走到,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他死死地瞪著眼睛,盯著陳風所在的方向。

到死他都冇有想到,自己今天鬼死在一個小輩的手中。

陳風冇有關大長老,三下五除二的製服的最後那人。

那人被陳風抓著脖子提了起來,兩隻腳在空中踢打著,卻無濟於事。

“你......咳咳......陳......陳風......”他死死地盯著陳風,調動體內的靈氣想要反擊,還不等他有所行動,幾枚銀針進入他的體內。

“你做了......什......什麼!”

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陳風,他明明可以察覺到體內靈氣的存在,每每想要調動的時候,都在關鍵時刻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斷。

陳風冇有理會他的問題,提著他轉身,讓他看向大長老的屍體。

“你竟......竟然殺了......”

他驚訝的說不出話,怎麼也冇有想到,一直以為強大無比,無人能擋的大長老,今天竟然死在了這裡。

而且還是,被一個比他小了不知道多少歲的小輩給解決的。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整個世界都要為之震動。對於他們特種聯盟的聲望,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我想你應該明白,他的死亡意味著什麼。”

那人點點頭,他那裡會不明白?他最明白不過了。

“今天大長老冇有出現,也冇有死在這裡。”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隨後明白陳風的意思。

是啊,大長老哪裡來了?來這裡的,隻有他們這三四個裁判罷了。

他倒是想反抗,可是拿什麼反抗?

大長老是他們特種聯盟最厲害的人,現在他都死了,還有誰可以製裁陳風?

現在的他們,哪裡還有決定一切的資本?

“龍國加入特種聯盟,擁有長老之位,跟其他家族平起平坐......”

陳風提了一大堆的要求,那人冇有絲毫拒絕的意思,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具體的龍國會有人跟你交涉,我想你不會想死的。”

陳風鬆開他的同時,直接把一顆丹藥塞進他的嘴裡。

丹藥入嘴即化,絲毫冇有給他吐出來的機會。

“我知道了。”那人最終低了頭,他不想死的話,就隻能聽從陳風的話。

看著滿地的屍體,那人苦澀的笑了笑,跟著陳風一起下山去。

在他們下山的時候,龍國的一些人已經到了特種聯盟總部。

他們是一號首領專門派來保護陳風安全的。畢竟這些人搞些陰謀手段也不是冇可能。

隻不過可惜的是,他們來的時候,碰到了一些麻煩,這導致他們現在纔到。

特種聯盟跟幾大家族的人,看著氣勢洶洶的龍國修士,臉色有些許的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