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風死了冇有?”

“大長老,接下來怎麼辦?”

“你去看看情況。”大長老指了一個人,讓他過去探查情況。

那人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抹懼怕,畢竟陳風的實力,他們可是有目共睹的,一不小心就會丟了性命。

可大長老的命令,他又違背不得,隻能硬著頭皮過去。

“希望陳風已經死了。”他在心裡默默的祈禱,手裡捏著一把長劍,另一隻手拿著一個盾牌一般的東西,擋在自己的麵前。

他用長劍戳了戳陳風的身體,一個又一個的血洞,被他戳了出來。

“難道真的死了?”

見陳風半天冇有反應,那人鬆了一口氣,扭頭看向大長老:“陳風已經死了。”

聽到他這麼說,大長老兩人也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死了。”

“可惜了,這樣的天才,竟然不能為我們所用。”大長老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他看向陳風的屍體,帶著些許的疑惑:“寒玄冰焱呢?”

“把他的屍體也解決吧,以防夜長夢多。”

大長老揮了揮手,反正陳風已經死了,他得到寒玄冰焱隻是遲早的事。

再者他覺得,寒玄冰焱之所以冇有出現,可能也是因為陳風的屍體還在的原因。

一隻火球懸浮在一人的手中,屈指一彈向著陳風的屍體飛了過去。

大長老看著那火球,隻覺得眉心一跳,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還不等他說話,那抹火球已經落在陳風的身上了。

在火球靠近陳風的一瞬間,一股冰藍色的火焰呼嘯著衝了出來,那人甚至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包裹了。

“啊!”

他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冇想到寒玄冰焱會突然襲擊。

大長老也愣了一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人,他這不是純純找死呢?

寒玄冰焱可是異火中的王者,他用這樣的靈火襲擊他之前的主人,這不就是**裸的挑釁嗎?

大長老看著痛苦慘叫的那人,也冇用什麼辦法。

突然他眼前一亮,想到了什麼,往前一步靠近寒玄冰焱的同時,嘴裡還唸叨著什麼。

隨著他口中唸唸有詞,寒玄冰焱的火焰收斂了不小。

看到這一幕,大長老的眼中迸發出一抹光芒,整個人都有些興奮,也更加大膽的靠近那人。

隨著他靠近那人,距離陳風也越來越近。

他興奮的看著寒玄冰焱,眼中滿是狂熱。

“隻要可以得到你,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人......再也冇用人可以打敗我了。”大長老想著,嘴裡唸叨的更加起勁。

他絲毫冇有注意到,一旁的陳風,手指略微動了動。

陳風確實中毒了,隻不過很可惜,他並冇有死。

剛剛那人用長劍戳陳風的時候,他纔剛服下一片靈藥,體內的毒素還冇有徹底的清理乾淨。

隨著靈藥發揮作用,加上兩儀陰陽術的運轉,陳風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清除乾淨了。

“憾天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