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青峰看向秦塵,緩緩道:“你爹這一生,有帝冥一家始終壓著,而今又有神帝對其虎視眈眈。”

“倘若你爺爺,你奶奶實力強大,能掀翻一切,何須計謀?何須籌劃?”

秦塵頗為認同的點點頭,繼而道:“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虛妄。”

“總有一天,我會成為超越神帝的存在,將神帝們通通打爆!”

陸青峰看著一臉認真的秦塵,緩緩道:“倒不如你說,總有一天,你爹會成為超越神帝的存在,將一切打爆!”

“我肯定會比我爹更強,站在巨人的肩頭上……”

“那你也隻是和巨人肩並肩,巨人的腦袋比你高!”

“……”

這麼多年來,被陸青峰打擊,秦塵已經習慣。

隻是這等習慣,卻是不斷激發秦塵的奮進之心。

父親明明看起來不怎麼強,他有什麼追趕不上的?

瞧著吧!

總有一天,這諸天萬界,將頌他秦塵之名,比牧雲之名更強更高。

……

新世界,各個古老世界,又有萬千界域之分,生靈萬萬億,這並非是隻是虛指。

廣袤的新世界天地,甚至可以說,完全不是當年牧雲等人所在的滄瀾世界能夠比擬的。

差距,簡直是鴻溝一般巨大。

中天世界!

這裡,是獨立於十八個古老世界的一片天地世界。

此地,分為多種巨大界域。

鳳凰神族所在的鳳凰神界,便是在此地。

鳳凰神族。

十大神族之一。

而且自古自今,十大神族之中,神龍一族和鳳凰神族,都是公認的最強大的兩大神族。

鳳凰神界。

鳳凰神山。

這裡,乃是整個鳳凰神族的根基所在。

曆史更迭,從古至今,鳳凰神山作為鳳凰神族的根基,一直是傲然存在。

連綿不絕的群山,最矮處也有數百丈高大。

群山之間,雲霞蒸騰,瑞氣升攏,七彩光芒各色各異,飛禽走獸不絕於目。

一切都彰顯出浩瀚盛大輝煌的氣息。連綿不絕的山脈之地,處處有大陣環繞,且山脈之間,或是山穀,或是山頂,或是山腰等位置,皆是有著一座座高大的宮闕閣樓,威武氣派,霞光籠罩,聖潔森

嚴。

一座千丈高山之巔。

一道身影,靜靜站定。

那是一位女子,其目光中寒意逼人,澄如秋水,寒似玄冰。

一頭青絲淺淺綰成髻,發間一抹翠色光澤,晶瑩潔白,宛若凝脂般的肌膚下,隱隱間透散一層胭脂光澤。

其身姿高挑,曲線優美動人,站在這一片冰雪天地之間,卻彷彿是人點綴了景,讓四週一切,都活過來一般。

女子立於山巔,表情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

其絕美的容顏,似冰雕一般,卻是讓人感覺美的窒息。

就在這時。

虛空微微一顫,緊接著,兩道身影出現在女子身後。

這一男一女二人,看起來皆是四十餘歲模樣,男子身材高大俊美,女子也是風韻十足,優雅貴氣。

“瑤兒!”

女子上前來,看向自己女兒,笑了笑道:“又在想什麼呢?”

白裙女子,聲音清冷道:“在想我的夫君和孩子。”

聽到這話,風韻女子表情一怔,不禁看向自己身側的中年男子。

男子立刻上前來,笑嗬嗬道:“當年咱們的族人都被接到這鳳凰神界,而今許多族人展現出超強天賦,你爹我現在在咱們族內,地位也是不低。”

“這些年來,我一直派人找尋牧雲和秦塵的下落,他們父子二人肯定無礙。”

“不過新世界太大了,大的不像話,這肯定是需要時間的!”

聽到這話,白裙女子眨了眨大眼睛,不由看向夫婦二人,好奇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

風韻女子急忙寬慰道:“瑤兒,你彆多想,專心修行,總有一天會見到他們父子的。”

話語落下,風韻女子無奈的看向自己夫君。

二人安慰好女兒,隨即又是離去。

巍峨群山之間。

二人並肩而行。

“冰嘯塵!”

風韻女子喝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你女兒到底怎麼回事啊!”

“藍瑩寶,我女兒不是你女兒啊?”

“你……”

這夫婦二人,正是昔日滄瀾世界內,鳳凰族之中,冰鳳一脈的族長和夫人——冰嘯塵和藍瑩寶。

當年滄瀾大戰結束後,鳳凰一族,悉數被這新世界鳳凰神族接引者,接引到了鳳凰神界,入了鳳凰神山內。

冰嘯塵和藍瑩寶二人,自然也是如此。

且,跨入新世界,大家的修行速度,比之前快上數倍,完全是新一番天地。

當時是鳳凰神族九公主殿下鳳青鸞親自去滄瀾接引。

而滄瀾大戰爆發時候,女兒為了牧雲那王八蛋,借了九翎天翼,結果身死道消,最後不知所蹤。

再後來,莫名其妙的,有人將女兒送了回來。

鳳凰神族內,不知道花費多少心血,將女兒治過來了。

活過來的女兒,什麼都記得,什麼都知道,天賦也還在,記憶也都在。

在鳳凰神族這等地方,無儘修行資源,讓女兒實力飛躍。

但是!!!

有一點。

變了!

那就是女兒的性格。

以前的女兒,性子冷淡,心中頗有想法主見,反倒是他們做父母的,得聽做女兒的。

可是現在……

秦夢瑤整個人,就像是小家碧玉的大小姐,思緒有時候,很不正常。

她會因為見不到心心念唸的牧雲,而痛哭流涕,會因為思念兒子而夜不能寐。

放到以前……

冇有的事。

秦夢瑤性子冷淡,一直寡言少語。

而今,站在那裡不說話,就像是一座冰山美人一般,令人遠觀而敬畏。

可一說話,那就是活脫脫的多愁善感的柔弱女子。

這等反差,讓冰嘯塵和藍瑩寶二人措不及手。

以前夫婦二人還覺得,女兒冷冰冰的,太有主見了,顯得他們夫婦倒像是女兒的孩子。

可現在,女兒真的冇主見了,優柔寡斷了,夫婦二人反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冰嘯塵和藍瑩寶行進在山間,互相埋怨之際,一道身影,破空而來。

“爹!娘!”一位青年,火急火燎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