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過了好一會,秦塵又是問道:“師父,我們接下來乾什麼?”

聽到此話,陸青峰徐徐道:“先看看我們到底過去多少年了,再打聽打聽,我們現在到底是新世界哪一片天地。”

“然後,尋找一片地域,開宗立派。”

聽到這話,秦塵眼神一喜,當即起身,哈哈笑道:“師父,如此甚好啊。”

“您做天宗之主,我做天宗護法,自此之後,我師徒二人成就一段佳話,師徒如父子,師徒勝父子。”

聽到這話的陸青峰,目光看著秦塵,徐徐道:“想法很好,下次不要想了。”

“……”

陸青峰繼而道:“如果適合,我會選擇私下裡培養幾方小勢力,做幕後者,到時候,你就作為我的代理人。”

“而後,我會加入一方大勢力,看看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裡。”

“這期間,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互不乾擾。”

秦塵聞言,一臉無奈。

陸青峰繼而道:“不要覺得在古老的洪荒古蹟戰場內待了幾萬年,就真的曆經生死夠了,差得遠了。”

“外麵,比洪荒戰場古遺蹟更危險。”

隨即,陸青峰再度道:“你在丹術、陣術、器術上,算不得什麼,彆得意。”

“尤其是陣術,你父親,你奶奶,都是陣術一道的厲害之輩,論及血脈傳承,你在陣術一道,也該展現自身天賦。”

聽到這話,秦塵不服氣道:“那我諸多弟弟妹妹,也冇見都是陣術了不得,牧玄辰,牧玄楓兩個,還是對丹術鑽研通透呢。”

“那是因為孟紫墨和妙仙語精通於丹術,受到他們母親的影響,牧玄辰和牧玄楓自然也是對丹術多熱衷一些。”

“我……”

“你什麼你?”陸青峰淡然道:“你得對丹術陣術器術都瞭解,因為你是……”

“因為我是牧族長子長孫。”秦塵當即接過話,看著陸青峰,不由道:“師父啊,您就不能換套說辭嗎?我耳朵都聽出繭子了。”

“聽出繭子又如何?”

陸青峰繼續道:“滄瀾之戰,一切你都看在眼裡,你爺爺奶奶的無奈,你父親的絕境,你母親的決然,你都親眼看到的。”

“冇有強大的實力,無法保護自己在乎的人,到現在,你該懂得這個道理了!”

秦塵目光微微暗淡。

“師父,我那便宜老爹會死了嗎?”

“應該不會。”

“那我娘呢?”

“可能……也冇死吧……”

聽到這話,秦塵眼中帶著幾分黯然,繼而道:“冇事,他們死了,我來扛起牧家大旗,弟弟妹妹們,我一定會照顧好。”

“我爹被人安了天命,我也被人安了天命,我爹冇完成的事情,我來完成!”

秦塵語氣堅定道:“再說了,我有師父在呢,師父現在都是帝者了,我不怕。”

陸青峰目光清澈的看向秦塵,淡淡道:“帝者之上,還有道神真人,還有道主真君……”

聽到這話,秦塵眼簾耷拉。

師父總是那麼熱衷於打擊他啊。

“我還年輕,時間還久!”

“你不年輕了,你母親懷你多少年,你出生多少年了,而今看起來十七八歲樣子,實際你可是活了好幾萬年了,你爹比你也就大了幾萬年罷了。”

“……”

陸青峰再度道:“你父親和母親天賦都極好,可是你其他幾位娘,天賦也好,你爺爺看中的兒媳,不會有差的。”

“各有獨特。”“如明月心,出自五靈神族,我們先前在洪荒古戰場遺蹟內,所看到的五靈神族一位無法神境大能遺留,你也看到了五靈神族的強大,明月心不比你娘差,說不得

她的孩子,以後超越你呢?”

秦塵撓了撓頭道:“超越我,他就做牧家領頭羊。”

“不可。”陸青峰冷靜道:“你是……”

“牧家長子長孫。”

秦塵接過話,無奈苦笑。

師徒二人沉默。

秦塵繼而又是道:“師父,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那你彆打我。”

“不會。”

秦塵搓了搓手,一臉激動道:“師父你是不是喜歡我爹?你是不是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我爹就是你喜歡的那一口?”

“不然,這麼多年來,你處處護著我爹,明著出手,暗中保護,都有,你肯定是喜歡……”

嘭!!!

霎時間。

秦塵身軀,直飛九天之上,而後瞬間落地。

咚!!!

大地龜裂。

秦塵身軀砸出一道大字深坑,一隻手緩緩抬起,趴在坑邊,看著陸青峰,一臉幽怨道:“師父,說好了不打我的。”

他感覺骨頭都要裂開了。

“我冇打你,我隻是讓你飛起來了。”

“……”

秦塵爬出坑,宛若一條死狗一般,匍匐前行。

這一摔,骨頭真斷了幾根。

陸青峰看著秦塵,喃喃道:“當年我和你爹都在仙界,你爹意氣風發,與我同在你三娘葉雪琪親生父親門下。”

“那時候的你爹,逍遙自在,風.流倜儻,我很羨慕他的瀟灑,可我卻做不到。”

“這種感覺,就像是籠中鳥羨慕外麵翱翔天際的鳥兒一般。”

“那時候,我隻是想著,你爹和你三娘在一起,在偌大的仙界內,逍遙快活。”

“可是後來,你三年的父親死了,當然是假死脫身,離開仙界,回到滄瀾,可那時候,對於你爹來說,師父死了,天塌了。”

“你爹一怒之下,殺向仙門。”

“再後來,誅仙圖出世,你爹爭奪此圖,身死道消。”

“也是遙遠的以後我才知道,這是你爺爺的安排,仙王牧雲,隻是你爹一世經曆。”

“從那以後,我逐漸瞭解到你爹的過往,你爹的一切,可是……”

“也是從那以後,我從未在你爹臉上看到仙界之時那逍遙肆意,自由自在的笑了。”

陸青峰話到此處,歎息道:“仙界之時,你父親是發自肺腑的自由快樂。”

“可今生,從你父親身上,我再也感覺不到那種自由快樂了。”

“你父親這一生,看似有你爺爺保駕護航,籌謀一切,可他始終想的是,守護自己的愛人,自己的孩子。”

“為此目的,從仙界到神界,再到滄瀾,再到現今新世界,你父親一步一步,被推動著向前走。”“倘若給他選擇,或許,他更喜歡在仙界,做一個無知無畏的仙王,而不是成為什麼神帝,主宰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