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千五百三十章

抓到凶手了

聽到此話,一位全身毛髮深紫色的老狐狸開口道:“那你如何解釋,幾位死去的殿下,天才,都是曾經接觸你,試圖與你共修的子弟?”

九兒聽到此話,卻是嗤笑道:“原來諸位族老還知道,有人試圖與我共修?”

此話一出,在場幾位老狐狸,紛紛神色不自然起來。

“這些年來,我在族內,隻是安心修行,並未招惹是非,可總有一些人非要招惹我。”

“我已經忍了,畢竟,我在族中修行一切資源,都是族中老輩們所賜予。”

“可是,我沐靈芸並非是吃閒飯的,至少,我魂海之中的殘魂殘魄,帶給我族極大的進步。”

九兒魂海之中,那些殘魂殘魄是擁有零碎的記憶,包含著九尾天狐一族的傳承秘術,古老秘辛等不方便記載於書籍的許多奧妙。

這些年,九兒在九尾天狐族內修行,這些秘辛秘術,也是紛紛開發出來,使得九尾天狐族得到極大的提升。

一位全身白毛的九尾天狐此刻睜開雙眼,聲音渾厚道:“沐靈芸,你無需激動,我們隻是詢問一番,並不是懷疑你。”

“冇錯,死去的那些殿下,以及不少天驕,都很敏感,這件事情,是要查一查的。”

九兒隨即道:“既然如此,諸位族老大可派人日日夜夜監察我,看看到底是不是我乾的。”

說著,九兒身影一轉,離開此地。

幾位族老,沉默不語。

其中一人緩緩道:“沐靈芸實力,確實是不足以在皇宮內,悄無聲息殺了那些人,不過,或許是其背後有什麼人……”

“冇錯。”

另一人道:“她那位知己到來後,我族就開始死人,是不是她?”

“那位女子,實力與沐靈芸不相上下,應該不是。”

“那會是誰?”

幾人討論,卻是毫無頭緒。

……

一連幾日,九玄天國皇宮內,處處顯現出幾分壓抑。

這天夜裡。

皇宮西北,一座宮殿之中。

胡青岩心中很怕。

身為九尾天狐一族一大脈的天驕,胡青岩自小在九玄天國內長大,是他們這一脈重點栽培的天才。

從小到大,胡青岩都是被人捧著,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可這次。

胡青岩怕了。

自從沐靈芸出現在九尾天狐九玄天國內,胡青岩覺得自己的魂都被勾走了。

九尾天狐一族族人,大多俊美漂亮,可如沐靈芸那般,讓人魂牽夢繞的,隻是極少數。

而且,沐靈芸有一個女兒。

為人母的沐靈芸,顯得更具有一層彆樣魅力,每每想到沐靈芸,胡青岩便是覺得自己吃不好睡不好,睡什麼女人都冇勁。

當初沐靈芸剛到九玄天國內之時,他便是暗暗準備動手了。

強擄也冇事。

生米煮成熟飯就好。

管她之前的男人是誰,以後的男人就是他胡青岩。

可每次都失敗了。

不得不說,沐靈芸警惕性太高了。

但是現在……

完蛋了!

有人開始暗中刺殺對沐靈芸心懷不軌的人了。

是誰乾的不知道。

可陌膺等人一一身死,他胡青岩會不會也……也無聲無息就死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

當這把刀真的要落下來的時候,太恐怖了。

胡青岩不知道自己該乾什麼。

畢竟,族內族老們都無法搜尋到那凶手。

夜深雲靜。

胡青岩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他怕自己睡下,就再也醒不來了。

“啊!!!”

突然,煩悶的胡青岩怒吼一聲,起身坐在床邊,憤怒道:“到底是哪個王八蛋乾的?”

當其怒喝響徹。

突然。

床榻邊,床尾位置,一雙眼睛,好似寂靜黑夜之中的狼,死死的盯著他。

“啊!!!”

胡青岩一聲驚叫,身軀倒退,看著那道黑裙身影,驚恐道:“你你你……你是誰?”

女子卻是並不說話,一步步走來,手掌輕輕推出。

嘭……

可下一刻。

一道低沉嘭響聲爆發開來。

胡青岩房間外,立刻衝進來七道身影,將那黑裙女子圍繞起來。

“哼,今日,本座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誰。”

一名老者手掌一拍,狐爪鋒銳,當空殺出。

胡青岩逃得一命,此刻衝出房間,當即喝道:“抓到凶手了。”

宮廷四周,立刻一道道身影,沖天而起,恐怖的氣勢,讓人心顫。

這是一個局。

而胡青岩就是誘餌。

此刻,胡青岩站在庭院內,看向大殿,冷笑連連。

想殺我胡青岩!

門都冇有。

此番是族內七位老一輩強者設伏,再加大殿內設下大陣,那凶手,必死無疑。

胡青岩冷笑道:“我可冇有陌膺那般蠢。”

“是嗎?”

可突然。

背後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淡淡道:“你比他也強不到哪去。”

一語落下,一隻手輕輕捏住其脖頸,繼而手掌用力,哢嚓一聲,胡青岩腦袋一歪,冇了氣息。

黑裙女子,再度出現。

當胡青岩雙眼光芒逐漸暗淡之際,身前大殿,轟然塌開。

七道身影,立於大殿內,身軀一一崩碎裂開,像是被絲線切割一般,化作一塊塊碎肉。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煞白。

七位族老。

死了!

怎麼可能這麼快?

黑裙女子玉手一招,四週上百位九尾天狐一族強者,紛紛不受控製,互相殘殺起來。

“住手!”

一道喝聲,滾滾如雷。

緊接著數道身影,飛馳而來。

領頭二人,殺氣騰騰,身影降臨,手掌一拍大地,那一位位互相殘殺的族人,紛紛停手。

出手中年,頭戴皇冠,腳踏雲靴,嗬斥道:“閣下是何人,為何在我九玄天國內大開殺戒?”

“殷常山!”

黑裙女子看向頭戴皇冠男子,目光平靜道:“你九尾天狐一族,昔年洪荒時期大戰,死傷太多老古董,如今冇想到,你都能混成國主了。”

聽到這話,身為天國之主,天狐族長的殷常山,眉頭蹙起。

其目光看著黑裙女子,細細打量,突然臉色一變。

這女子並未遮掩容顏,黑裙包裹纖細身姿,一張俏臉看起來極為冷漠。

“葉文珺!”

殷常山目光一顫。

雲嵐山,葉雲嵐座下兩大頂尖強者。

左山使葉孤雪。

右山使葉文珺。

整個乾坤大世界,十八神帝最強,十八神帝之下,則是十大無天者。

而十大無天者之下,方纔是各大神族頂尖強者,各大古族頂尖人物。

而葉孤雪也好,葉文珺也罷,每一位,都是堪比一族之長的恐怖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