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爺,淩霜姑娘能幫您隱瞞冇有打開寶藏的事,我覺得她對您…是…是有感情的。”

“是啊少爺,咱們跟淩霜姑娘相處了這些天,咱們求求她,她也許能幫咱們。”

“……”

軒寶轉過身,環抱臂膀眯著眼睛看著流風和流影,“那你們倆就想辦法求求她?隻要你們倆能說服她幫咱們逃出去,我給你們加薪,怎麼樣?”

“……”

流風愣了愣,摸著腦袋,“少爺,加薪不加薪的就見外了,主要是咱們現在怎麼見淩霜姑娘啊?”

其實他更想問,少爺你打算給我們加多少?

“是啊少爺,加不加薪不重要,咱們現在可是命都難保啊,這要是能出去,那就是死裡逃生啊……”

流影想表達的是,死裡逃生的功勞,少爺您必須重重的給我們加薪才合適!

一旁的逐月和逐星兩人靜靜的看著他倆,逐月忍不住插嘴,

“你們倆想多要薪水就直說多好,這樣繞來繞去的少爺要是聽不出來,你們不白說了嗎?”

“就是,直接說想要多少,隻要事情辦成,少爺一定答應你們!少爺向來出手闊綽,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就是就是!”

“……”

軒寶的目光從流風流影身上轉到逐月逐星身上,緋薄的唇微微勾起,好看的桃花眸裡含著笑意。

他就這麼來回的瞧著,不言不語,四人頓時覺得不自在。氣氛也有點怪怪的。

“少爺,怎麼了?”逐星問。

“你們四個是都想漲薪水了吧?好,隻要你們能想出辦法順利的離開這裡,回去以後一人一百萬!”

“一百萬?”

流風有些驚訝。

“一人一百萬,我們四個您要出四百萬,少爺我覺得…這事兒能辦!隻是……”

流影伸手摸了摸頭,不好意思接著說。

逐月看他一眼,接著他的話道,“…隻是流影想買郊區的一處房子,還差兩百多萬,少爺您要是多給點兒,他會更賣力為您效力!”

“是嗎?那就一人兩百萬,不過這個錢要離開這裡以後才能給,出不去一分冇有。”

“真的少爺?那您放心,我們馬上想辦法,就算是拜天拜地我們也會想辦法讓您離開這裡!”

流影高興之情溢於言表,其他幾個也一起附和。

“是啊少爺,您放心,我們馬上想辦法。”

四人聚在一起,一人一句開始出謀劃策的討論起來。

“我覺得這樣,咱們先從淩霜姑娘這裡下手……”

“對,咱們先想辦法見淩霜姑娘,然後……”

“……”

軒寶抱著胳膊看著他們討論,突然有種他們也許真能成功的預感。

……淩霜?

淩霜真的能幫他們嗎?

紫萱挾持淩霜,作勢要對淩霜動手時,假裝昏迷的霍辰淵居然能睜開眼阻止,這真的讓他很意外,這也足以看出淩霜在他心裡的位置絕非一般。

原來以為霍辰淵是想利用淩霜,老牛吃嫩草貪圖淩霜美色,現在看來還真不一定是這樣。

他們倆……

他們倆不般配,一點兒都不般配,霍辰淵都能做淩霜的爹了,他們倆不合適,絕對不合適!

軒寶心裡突然冒出這麼個念頭,越想越煩躁,然後突然開價,說誰把淩霜一起帶走做人質,多加五百萬!

“帶走淩霜,多加五百萬?”

流風震驚的瞪大眼睛,其他幾人也都被軒寶這個決定給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