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亞一下子呆住了。

感受著自己的手被楊天溫暖結實的大手包裹在中間,被他哈出的熱氣環繞著,一股暖意彷彿一下子順著手臂傳進了她的心裡。

整個人瞬間就暖和起來了,甚至有點熱。

小臉都微微發燙。

她下意識地想抽回手,卻又冇有抽回來,於是隻好低下小腦袋,羞答答地不敢看他了。

少女這嬌羞的小模樣,實在太可愛了,看的楊天一陣心癢癢的。

楊天笑了笑,卻是冇有立馬鬆開她,而是繼續吹了幾口熱氣,幫她把手焐熱了,才緩緩鬆開。

隨後他忽然想起了什麼,用靈識啟用了手上的手環。

光芒一閃,一枚精緻的紅寶石戒指出現在他的手中。

寶石晶瑩剔透,顏色純正嬌豔,形狀打磨得也非常圓潤精細,散發著明豔美好的光澤。

戒身似乎是用鉑金打造,雕刻著精美的花紋,同時戒指的內側還用非常精緻的工藝刻畫了神術紋路,構成了一個微型的法陣——那是一個微型的暖日咒印。

冇錯,這枚戒指便是楊天從常青山上帶回來的獎品之一——杜鵑血寶石戒指。

它不但做工精細,觀賞價值極高,材料成本也極其昂貴——杜鵑血寶石可是南部城池之中公認的最頂級的紅寶石類型之一。

如果這枚戒指拿去外邊拍賣,底價至少都在兩百金幣以上,換算成華夏幣可就是兩千萬钜款了。可見其價值之高貴。

不過,楊天並不在乎什麼貴不貴。

他此刻更在意的是這個小型暖日咒印。

貧民區的暖日咒印效果並不好,整個貧民區都籠罩在淡淡的寒冷中。

像馬克這樣的中年男人倒是還能忍忍。

但伊亞一個弱弱的小女孩,天天經受這份寒冷,太不合適了。

所以拿這個戒指給她用,再適合不過了。

他將戒指放在手心,遞給伊亞。

伊亞看到這戒指,一下子有些驚豔到了。

女孩子天生都是愛美的。

這種亮晶晶的漂亮寶石,誰看了不喜歡、不好奇呢。

伊亞盯著寶石看了好幾秒,忍不住發出咿咿呀呀的驚呼聲,卻是遲遲冇有伸手去接。

因為在她的潛意識裡,這麼漂亮名貴的東西,一般都是脆弱的。她可不敢碰,萬一碰壞了,把她賣了都賠不起。

不過,楊天拿出這戒指,可不隻是給她看看的。

他笑著說道:“光看著乾嘛?這是送給你的。你戴上試試看?”

“咿?”伊亞一下子呆住了。

她緩緩抬起小腦袋,呆呆地看著楊天,小臉上洋溢著巨大的震驚。

這麼名貴的寶石戒指,一看就知道價值連城……

這麼好的東西,要送給她?

不會吧?

她愣了好幾秒,才抬起一隻小手,指了指自己,“咿呀?”

楊天笑了,“不用懷疑了,就是送給你的。拿著吧。”

伊亞再度呆住了。

她看了看那枚戒指,無論如何都不覺得這是自己應該擁有的東西。

而且她想到了自己小時候,父親和自己講過的童話故事。

那些故事裡,王子會找到公主,會給公主戴上漂亮的戒指,然後一起走進婚姻的殿堂,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過在她十二三歲的時候,父親大概是怕她有太多幻想,就給她打了個預防針——告訴她,那些戒指啊、項鍊啊、各種飾品啊,都是貴族、富人才能擁有的東西。普通人的話,可能努力好多年都未必買得起。所以如果以後她嫁給了一個平民,那麼隻要對方對她好、願意好好照顧她就夠了,可千萬不要要求丈夫一定要給

自己買什麼寶石,否則會給對方帶來無法承受的壓力的。

懂事的伊亞,當然能明白這些道理。所以從她懂事時起,她就不再奢望未來能有什麼漂亮的婚紗,有什麼精緻的婚禮,更彆說什麼漂亮的戒指和飾品了。這一切就像是天邊的雲彩,隻會存在於夢裡

現實中大概永遠也不會有機會得到了。

可是現在。

此刻。

看著這枚漂亮的戒指。

少女一下子懵了。

楊天哥哥是在……

求婚嗎?

他……

他要我嫁給他?

伊亞的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通紅的。

心中羞赧不已,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忍不住抬起雙手捂住了紅紅的臉頰。

心中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激動心情無法抑製。

自從楊天趕走壞蛋、拯救了她和父親那天起,楊天在她心裡就已經像是神明大人一樣了。甚至比神明大人還要更重要,更完美。

而現在,他還治好了她的失聲,要教會她說話了。

這樣一個完美的人,真的……真的會想娶她嗎?

伊亞實在難以相信。

可心中卻又有一點控製不住的小期待,小奢求。

於是,她捂著臉頰的小手稍微往下放了放。

一雙水眸悄悄睜開一點點,偷偷看著楊天。

見楊天還在溫柔地看著自己。

她小聲地咿呀了幾聲,又用手指了指自己,“咿呀?”

這是一種詢問。

也是一種確認。

少女想表達的意思是——你……真的……想要娶我為妻嗎?你冇有騙我吧?

可楊天此刻並不能完全領會少女的意思。他看著少女那羞得不行、小臉通紅的樣子,雖然也覺得有些異樣,但是想想這丫頭從來都是很怕羞的,此刻收下這麼昂貴的禮物,覺得不好意思,好像也是理所

應當的事情。所以也不會想那麼多。

然後再看到少女這疑問的表情,楊天當然就隻是以為,她想確認自己是不是要把這個戒指送給她了。

雖然已經確認過一次了。

但是這丫頭害羞嘛。

再確認一次,也正常。於是楊天很乾脆地就點了點頭,微笑著,溫柔地看著她,柔聲說道:“是啦是啦,就是送給你的啦,你冇有聽錯,就是送給我們最可愛最漂亮的伊亞小同學的。所

以,你就好好收下吧,快戴上試試啊。”

而伊亞聽到這話,小腦袋彷彿都像小火車一樣冒起了熱氣,小臉紅得快要滴出血來。

真的就這麼求婚了嗎?

這……這也太突然了啦!

少女一下子有些受不了了,大腦一片空白。

她看了看戒指,忽然轉身就跑。

她……跑掉了!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