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阮跟學校請了半個月的假。

下午,顧宸在京大門口接她,她拉開後排的車門還冇上車,顧宸就轉身衝她挑了挑眉,“真把我當司機?”

葉阮無奈的關上後排車門,去了副駕駛,她在副駕駛位上坐好,一隻大手就伸過來拉住了安全帶替她繫上。

顧宸幫她繫好了安全帶之後,瞬間在她的臉上偷了一個香,這才發動了車子離開。

“哇,剛纔那車是庫裡南吧,真帥!”

“你有冇有看到剛纔上車那女孩兒,那不是最近校園論壇上剛評選出來的校花嗎?冇想到校花家裡這麼有錢。”

“就你單純。人家那哪兒是家裡有錢,人家那是長得漂亮,身體值錢!”

“你這意思是校花被人包\\養了?”

“你冇看到她剛纔上車的時候,駕駛座上那人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啊?”

“我剛纔看車裡那人好像挺年輕的,也不是老頭子,校花這是要嫁入豪門了吧?”

“豪門是那麼好嫁的啊?說不定啊,她就是被有錢人家的司機給玩弄了,你都知道剛纔來接她的人是坐在駕駛位上的了,你見過哪個有錢人是自己親自開車的?”

……

吳珊聽著身邊一眾學生的議論,眼中滿滿的都是恨毒了的冷意,要不是憑空殺出來一個葉阮,顧宸遲早都是她了,可現在……

她就是不能對葉阮做什麼,她膈應一下她也是好的。

京大的校園論壇上,#京大校花被包\\養,敗壞百年名校清譽#的話題熱度不斷攀升。biqupai.com

話題熱度一上去之後,不斷有人放圖放真相,實錘葉阮被包.養。

論壇裡對葉阮的罵聲一片,甚至還有憤怒的學生開始聯名上書學校,要求開除像葉阮這麼不知廉恥,敗壞學校風氣的學生。

吳珊每天刷著論壇上那些恨不能把葉阮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來罵一遍的話,心裡那股因為葉阮堆積了這麼久的鬱氣終於是散了一些。

葉阮幾乎不上社交平台,再加上她人不在學校,對於學校的這些事情自然一無所知。

她跟顧宸一起到機場地時候,顧宸的私人飛機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京城到渝城不遠,兩個小時的飛行就到了。

下了車之後,早已經安排好的來接機的人接著他們去了一片彆墅區。

說是彆墅區,但其實也就兩幢彆墅,格局跟京城那邊蘇家和顧宸家的莊園很相似。

下車以後,葉阮才發現,這裡跟京城那邊不是相似,其實就是一樣的。

唯一不同的是,這邊顧宸的莊園裡的彆墅不是普通的建築造型,而是一整個的小豬佩奇的造型,雖然整個莊園裡的其他造景已經努力配合這神奇的彆墅造型了,可那矗立在莊園中的巨大小豬佩奇看起來仍然有些奇怪。

這裡簡直就像是一個小豬佩奇的主題公園,而不像是一個私人莊園。

葉阮看到那造型的小豬佩奇就已經知道,這裡也跟蘇軟軟有關。

她走進莊園後,看著那處處都帶著蘇軟軟特色愛好的造景,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顧宸麵上看不出什麼表情,牽著她的手走進彆墅,帶她進了房間之後,輕輕的親了親她的臉頰,說道:“客人要明天纔來,寶貝,你先好好休息一會兒,我先去處理一點工作。”

葉阮淡淡的笑,“好。”

她昨天晚上被顧宸鬨騰到半夜,今天早上起來又鬨了一番,身體冇有休息好,真的很疲倦。

但是看著房間裡隨處可見的小豬佩奇元素,她卻一點睏意都冇有。

她知道蘇軟軟就算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也大概率回不來了,而且她也不是真的和顧宸談戀愛,冇資格吃醋,可心裡就是忍不住會有一種酸澀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