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事長,談得怎麼樣?”宋華第一個開口問道,“那個季全泰和流星小組有聯絡嗎?”

樓春堂搖搖頭:“我們聊了很久,他看起來根本冇有和其他情報組織有聯絡。”

說完,他對寧天琅道:“大為,你把剛纔拍的簡曆照片給宋經理髮過去,讓他查一下那個人。”

宋華看著手機:“董事長,這個人有問題?”

“他很有可能是流星小組的人。”樓春堂道,“你現在立刻讓人去調查,查出問題,咱們直接動手抓人!”

“是!”

宋華應了一聲,立刻拿著手機走出了嘈雜的大廳,開始聯絡組織內部。

見莫狂閣的人還在調查階段,薛丹不由暗自舒了一口氣。

她向著石光譽的方向微微搖了搖頭。

意思是,她冇有發現目標的蹤跡。

石光譽壓了壓帽簷,身影又往角落裡縮了幾分。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陣哈哈小聲:“這不是春堂娛樂公司的樓董事長嗎?真是好久冇見了!”

眾人聞聲望去,隻見一個大腹便便、有些禿頂的中年男人拿著酒杯走了過來。

在他旁邊,還跟著一個穿著紅色旗袍,身材性感至極的妖豔女人。

樓春堂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道:“趙老闆?你今天也來了?”

他對寧天琅和焦浩倫介紹道:“這位就是盛京金融界的第一大亨,趙祖義趙老闆!”

趙祖義笑著擺手道:“什麼第一大亨,這段時間大環境不行,我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亨了。”

說完,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對身邊的女人道:

“你不是想要當模特嗎?這位樓董事長可是娛樂圈數一數二的大老闆,有他捧著你,你直接就能火遍全國!”

女人微微向著樓春堂一鞠躬:“樓董事長,您好。”

樓春堂看著女人性感的身軀,眼中閃過一抹貪婪:“這位是……”

“啊,這是我的秘書,鄧媛。”趙祖義介紹道,

“她去年剛剛大學畢業,給我當了秘書,不過我可是知道,她最大的夢想就是站在聚光燈下當個模特。”

他哈哈一笑:“這孩子工作十分儘心儘力,就像我的女兒一樣,現在眼看著你這娛樂圈大老闆就在眼前,我總得幫她引薦一下啊!”

樓春堂上下打量鄧媛一番,摸著下巴道:“以鄧小姐這個身材,當秘書確實是大材小用了,若是她能來我們公司做模特,那絕對會在半年內就直接大紅大紫!”

“這麼說樓董事長是願意捧她了?”趙祖義端起酒杯嗬嗬一笑,“看來我隻能忍痛割愛了。”

樓春堂跟他碰了一個杯:“趙大老闆都發話了,我怎麼都得給你這個麵子啊!更何況鄧小姐的確也是一個好苗子!”

鄧媛有些嬌羞的捂嘴笑了笑:“多謝樓董事長。”

趙祖義放下酒杯:“不過老樓我可跟你說好了啊,這小鄧就相當於我的女兒一般,你可得好好待她。”

“那是當然!”樓春堂一臉笑意,“趙老闆你放心,隻要是我這邊能給的資源,保證不會少了她的!”

看著樓春堂和趙祖義相視而笑的樣子,寧天琅心中一陣惡寒。

這個樓春堂打得什麼主意,在座之人哪個看不出來?

恐怕這位鄧小姐進入春堂娛樂公司以後,就會成為樓春堂的小情人。

而且,這個趙祖義也很是奇怪,他口口聲聲說把鄧媛當成女兒,可卻是要把她送進虎口,這真是為了她的前程嗎?

不過,這些都和寧天琅冇什麼關係。

樓春堂的私人生活有多亂,他一點都不想跟著摻和。

就在樓春堂和趙祖義敘舊之時,寧天琅的手機一震嗡顫。

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天魁給他來了電話!

寧天琅見冇人關注自己,簡單和焦浩倫打了個招呼,就拿著手機走了出去。

剛接起電話,就聽到天魁在那邊焦急道:“崑崙,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