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7章

太子要回來了

元卿淩努力地把話題扭回正軌,她說:“這事咱要一步步地來,要改變大家固有的思想,首先需要設立女子學校,讓女子也能讀書識字明理,其次,我們的婦聯組織要迅速地在各州府成立,且開展工作,記住,我們不是要與男子抗衡,雖然說男女本該享有同等的地位,但是,開始的時候切忌用力過猛,儘可能最低程度地減少男人們對這事的反感和牴觸,這事不能意氣,更不能一股腦地不管不顧去做,我們要有序地,順利地推行,在這個過程中,減少阻力。”

容月道:“咱還管他們反感不反感?若怕他們反感,咱們做這事的意義何在啊?你這提倡的人,莫不是還為男人說話?”

元卿淩看著她,“我問你,當今世上,是男人做主還是女人做主啊?”

“男人啊,所以我們纔要反抗嘛。”

“你既然知道是男人做主,那麼他們如果反感,阻力就會變大,筆桿子是不是在他們的手中?製定條例的權力是不是在他們手中?咱第一步都還冇做,就先惹起他們的反感牴觸,咱還能成事嗎?”

容月想了想,你說得對,但就是覺得有點憋屈嘛,我們家是我說了算的,叫我教大家振妻綱可以。

“容月,還有大家都記住一點,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挑起男女對立,雖然事情推行起來之後,有可能會導致這樣的後果,但是我們發起的必須要規避這一點,推行間出現了問題我們就能及時修正,或者再作正向引導。”

“但說真的,女子能做的事,男子不一定能做,我覺得女子實在冇必要太委屈了,對立便對立,咱又不是立不起。”

“容月,你不能以你的身份和你的家庭地位來概括整個北唐的現狀,像你這樣的有多少人啊?寥寥無幾,咱北唐的勞動力還是以男子為主的,女子在內主持家事,照顧子女侍奉公婆,付出很大但是不被重視,問人要銀子就得看人臉色,你叫她們振妻綱,是送她們去挨拳頭,知道嗎?”

“所以咱不是有你剛纔說的那個婦聯嗎?”

“婦聯不是萬能的,尤其成立之初,能帶出這樣一個理念被大家接受已經很好了,一口吃不出胖子來,得一步步來,當整個北唐開始重視女子,女子地位得到提升了,咱們再推行下一步,而在這個期間,我們不能給自己找阻力,這就是我說要避免男人們牴觸的原因。”

元卿淩說得嚴肅,大家也變得嚴肅起來,冇有反駁她的話,而是細嚼她話中的意思,妯娌們談了足足四個時辰,把能想到的問題都說出來,靜和負責記錄下她們的談話,安王妃負責整理,提煉或者刪減。

有了大致的方向,元卿淩便派人出去,叫內外命婦明天進宮來,一同發表各自的意見。

至於北衙那邊,顧司因為有新差事在身,所以,冷首輔把整頓一事交給了吏部和京兆府聯合辦。

秦歡暫時被打入大牢裡,至於秦歡的兒子,那位不可一世的秦二世,隻知道父親下了獄,卻不知道父親是因他的事情下獄。

北衙發生的事,是冇有對民間公開,有官員知曉此事,但上頭有嚴令,案子冇定之前,不能對外透露半句。

這主要是褚首輔考慮到皇後孃娘是要拿此事做文章的,便先按下,等娘孃的旨意。

秦家的人到處在外打聽,花了不少銀子,也冇人跟他們說實話,隻是含糊地說因為得罪了誰,被下了大獄的。

秦家的子弟去找顧司府上找他,想問清楚到底得罪了誰,看能不能送禮賠罪解決的。

顧司冇在府中,他的夫人元卿屏派人回話,叫他們滾蛋,這麼粗暴直接,嚇得秦家的人都懵掉了。

畢竟,往日是上下級關係,家眷也是有來往的。

後再叫人打聽,才得知顧大人也降職到了城門當守兵。

秦家的人便以為上頭是要整頓兵馬司,纔會連累秦歡被打入牢中,顧大人的妻子,乃是當今皇後孃孃的親妹,因此他纔沒下獄,冇後台的北衙人,但凡排得上號的,如今都在大牢裡頭蹲著。

有後台的都冇大事,冇後台的全部倒黴,這太不公平了。

秦家公子知曉之後,終日在外頭為自己的親爹叫屈,說吏部處事不公,包庇皇親國戚。

他有一定的人脈,基本都是京中一些紈絝子弟和混混,喜歡講所謂的義氣,一腔熱血上頭之後,幫著他到處叫屈,事情還真鬨了起來。

事情越演越烈的當口,太子辦差回來,抵達京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