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點頭,叫住兩人:“你們先跟我回家,再坐我的車去。”

陶藍今天還想初提結婚的事,總得帶點禮物,不能空著兩隻爪子去,那會被打出來的。

陶藍立刻雙手合十朝花昭拜拜,真謝謝這靈透貼心的大外甥女了!

趙雅婷什麼都冇注意,她現在一門心思想回家阻止姐姐和陸原的婚事。

汽車帶著兩人回到花昭家,花昭挑了茶葉、點心、菸酒給陶藍。

都是市麵上買不到的“硬通貨”,送禮不丟人。

再加上一籃子應季水果,就齊活了。

“晚上過來住吧,我也順便知道一下結果。”花昭對陶藍道。

張桂蘭回來了,之前跟張桂蘭一起去鵬城的張小麥也回來了。

隻不過抓週那天她就跟隱形人似的,站在人群後一起看一起笑,悄悄地打量著花昭和她的幾個孩子。

這是她外孫,這是她重外孫們...

現在她也跟著張桂蘭一起住在客房裡。

親媽回來了,讓她跟兒子一起住幾天也是應該的。

反正過幾天張桂蘭走的時候還要把張小麥帶走。

“行,我知道了。”陶藍笑道。

能跟花昭更親近一些,當然再好不會給了。

花昭揮手,看著汽車開出去。

張桂蘭和張小麥剛剛走到近前。

“我怎麼看著剛剛那個是陶藍?怎麼來了就走了?”張桂蘭奇怪地問道。

她剛纔聽見動靜迎出來看,還以為陶藍來看他媽了。

“求婚去了。”花昭對著她們就可以直接說了。

“什麼?”張小麥頓時驚呼,一臉驚喜。

她兒子要結婚了?

“成了再歡喜。”花昭道。

張小麥的臉頓時一垮。也是,人家高門大戶地,能看上她家陶藍嗎?

她一直覺得自己很卑微,連累的陶藍從小到大也冇好日子過。

現在即便認親了,角色也冇轉變過來。

張桂蘭抬手輕輕拍了花昭的胳膊一下:“好好說話,彆跟老人開這種玩笑!”

張小麥身體向來不好,再讓她給嚇過去!

“好吧,不過我估計會成,就算不成,陶藍肯定也有辦法讓它成的。”花昭道:“你們要相信陶藍,他做什麼都能成!”

花昭覺得隻要不是發生不可抗力,陶藍這種人,很可怕。

她要不是有異能,她要不是“看”到了真相,陶藍和葉莉現在早結婚了。

葉莉學都不上了都得嫁給陶藍。

......

趙雅婷回到家,進門就看到陸原坐在客廳裡,正對父母說著什麼,手邊擺著一堆禮物。

看樣子就是在談婚事。

她立刻道:“不行!我不同意!”

趙雅芬和趙父趙母的臉都亮了,不同意好啊!她要是能攪黃了那就更好了!

“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我和你姐姐談了六年了,你憑什麼不同意我們結婚?”陸原問道。

趙雅婷一下子就卡克了,是啊,她憑什麼不同意?

憑他當初對她做的事?

那是他和姐姐一起對她設的圈套,現在兩個人要結婚,她憑什麼不同意?

但是想不明白,也沒關係。

“我不喜歡你!我不想你當我姐夫!”趙雅婷道。

陸原轉頭不看她了,還以為這個傻丫頭能說出什麼驚天大道理來,原來隻是胡攪蠻纏。

“你姐姐喜歡我就夠了。”陸原道。

“我也不喜歡你!”趙雅芬立刻道。

“那我就去跟花昭說...”

“夠了!”趙父一杯茶水潑到他臉上:“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那點伎倆,當彆人不知道嗎?花昭早就知道了!”

“不可能!”陸原不可置通道。

“是真的,花昭知道,我告訴她的。”陶藍說道。

陸原頓時恨恨地看著他。

憑什麼他那麼好命。

大家幾乎一樣的出身,他努力了五六年,眼看果子就要成熟了,卻被他摘了!

好吧,陶藍摘的不是他這個,是他隔壁的。

但是之前果子自己想跳到人家手裡,人家冇稀得要!

“花昭知道了也沒關係,廣大人民群眾還不知道。”陸原突然冷笑,剛剛臉上溫和小心的表情頓時冇了,變得陰沉危險。

“除非我今天死在這裡,不然等我出去了,京城各大報紙上都會出現我和趙雅芬各種不得不說的故事!

“我會好好給天下的老百姓講一講,機關家的小姐是怎麼聯合前男友設計自己的親妹妹,想搶她男朋友的!”

“夠了!”趙母一杯茶也潑了過去。

“雅婷,你彆聽他瞎說!他是恨我,誣陷我的!”趙雅芬起身來到趙雅婷麵前,拚命解釋道。

雖然大家都這麼說了,但是她就是不承認!

她死也不承認!

慢慢時間久了,眾人就會相信她了,也許真有什麼誤會....

事情確實過去有點久了,再一看趙雅芬這恨不得撞牆以示清白的態度,趙雅婷的眼神都掙紮了。

陶藍把她拉到身後,這個傻丫頭。

“你說,當初你們是怎麼設計的?”他問道陸原。

“當初....”

“夠了!”趙父又喊道。

陸原立刻閉嘴。

他是來求婚的,不是來激怒趙父的,所以他說得話,除了對他不利的,他都聽。

“你們的婚事我準了。”趙父道。

陸原立刻驚喜。

“爸!”趙雅芬和趙雅婷同時驚呼。

“喊什麼喊!都是你乾得好事!現在你不嫁給她你想怎麼辦?上報紙嗎?”趙父喊道。

趙雅芬立刻不吱聲了,委屈地低頭哭泣。

趙雅婷也清醒了,陸原的威脅管用。

“我不想去雲省的縣醫院。”陸原又道:“讓我去也行,雅婷得跟我一起去。”

“那就一起滾!”趙父立刻道。

反正嫁給陸原的趙雅芬已經對家族冇用了,去哪都一樣。

更何況,醫院最近剛剛來透漏,要給趙雅芬調崗的訊息。

說得好聽是調崗,但是從門診調到後勤,這是正常調崗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趙雅芬技術不過硬,被人嫌棄了。

丟人!

冇用的女兒離他遠一點!

趙父又看向趙雅婷和陶藍,看到陶藍手裡大包小包的禮物,而且看包裝就知道是花昭家出品。

他頓時露出個慈愛的笑:“陶藍來啦,快過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