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小說網 >  盜墓筆記搬山派 >   第1296章

-咋米王隻是眯眼看著我,不說話,對方魁梧彪悍的身材給了我極大的壓迫感,我全靠手中的槍壯膽子,讓自己彆露怯。

“福叔!你幫我翻譯!把原話告訴他!”

老福正要說話,這時候,忽然聽到那個騎在馬上,穿著藍色寬衣寬袍的平頭男人說:“喂,你們這幫人是從哪來的?一個個雞頭白臉的,給我在這兒刺撓啥啊這是?小樣兒!真不想活了是吧?”

不同於隻會嗷嗷鬼叫的其他人,這人會說普通話,而且還是標準的,東北味兒普通話!

我一愣。

又聽他騎在馬上說:“如果你們還想活著,他媽就聽老子的,趕緊把槍扔了!老子替們你說幾句話,這裡人都聽我的。”

形勢緊張,這把老式獵槍是我們最大的依仗,我絕不會輕易扔掉。

回過神來,我喘氣問馬上這人:“你....你不是夏爾巴人?你是什麼人?哪裡的。”

“狗屁!老子纔不是夏爾巴人!”

他雙手拽著韁繩,大聲說:“我是這裡人人敬仰的帝師!”

“老子是東北鐵嶺的張彪!帝師張彪!”(化名)

“看什麼看!彆用這種眼神看老子,除了你們,這裡其他人都聽不懂漢語,我最後說一次,你要是想活命,就照我說的做!”

“把頭?”

把頭想了想,皺眉道:“形勢不利,就算開槍打死幾個,剩下的其他夏爾巴人也會圍攻我們,把槍扔了,聽這人的。”

我一咬牙,扔掉了手中的獵槍。

看我扔了槍,老福鬆了口氣,他很懼怕夏爾巴族群。

後來我知道,張彪的確是鐵嶺人,和我算半個老鄉,他因為在東北犯了詐騙罪,逃難逃到了弭藥山這裡。

夏爾巴族係作為古羌三後裔,唐兀特黨項人近族,也像最早的西夏黨項人一樣,十分敬重鬼神巫術,尤其,對星象學和天象學特彆迷戀,夏爾巴人把看星象儀祭祀等活動,統稱為:“佭解。”

他們把懂佭解之術,有大智慧的人稱為帝師,就像在神秘的西夏紀錄片中提到的噶舉派高僧“帝師熱巴”一樣。

鐵嶺人張彪是詐騙犯,學習能力極強,他在短短一年時間內就學會了夏爾巴語,並且靠忽悠,成功的在夏爾巴族裡,當上了唯一的帝師,深受包括咋米王在內所有的夏爾巴人敬重,甚至為了討好他,還讓他族裡娶了四個老婆。

這晚,月全食就是他“推演星象”提前算出來的。

這些夏爾巴人是根據他的指示,要來獨龍河邊兒祭祀先祖,冇想到,剛好碰到我們在河邊兒露營,於是認為是我們打亂了他們的祭祀活動。

後來也是張彪告訴我的,他其實不會推算天象,之所以準確預測出來了這次月全食,是因為上次他拿著手機,跑到了有信號的試驗田那裡,就是郭慶忠小木屋後頭的信號塔那裡,提前用手機看了天氣預報。

見我扔了槍,帝師張彪馬上用夏爾巴語跟咋米王說了幾句。

對方聽的連連點頭,不過還是說了幾句什麼。

張彪聽著聽著,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隨後。

咋米王邁步靠近,他單手將一把刀插在地上,轉頭看著魚哥,說了一段話。

老福仔細聆聽,喘著氣翻譯說:“他....他說你是名勇士,他要和你來一場公平決鬥。”

魚哥聽後,皺眉道:“要和我決鬥?如果我贏了呢?”

老福又翻譯,很快得到了恢複。

“他說,如果你能堅持五分鐘,就讓你來當咋米王。”

“哈哈!”

魚哥笑道:“我纔不想當什麼咋米王,你告訴他,彆說堅持五分鐘,如果我把他乾趴下了,放我們離開就行了。”

“這....這話我不敢說,你們冇聽說過有關曆代咋米王的傳說,他們每一個人,都能徒手和山裡的棕熊獵豹決鬥。”老福神情恐懼道。

“嗬嗬,棕熊和豹子可冇有人的腦子啊。”

“冇什麼不敢說的,你就把我原話告訴他。”

“我叫魚文斌,來自北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