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怎麼可能?

扶江這才醒轉,苦笑著點了點頭。

葉星河實力攀升固然可喜,但現在情況對他們依舊不妙。

“你與司空狂聯手,儘量牽扯住一人,其他事情交給我。”

兩個半步空域,倒也勉強可以頂住一位空域初期了。

葉星河搖搖頭,天光承影劍瞬間浮現。

這一刻,他身上的氣息突然猛烈波動起來。

“牽扯他們一個人,我自己就夠了!”

唰!

璀璨的金光浮現,葉星河竟主動衝著一位先驅衝去。

“老東西,出來一戰!”

那名空域初期的先驅麵色陰沉,冷笑著驅使一團團魔氣迎上。

“給我一炷香時間,本座自會滅了這個小子!”

玄九屍微微蹙眉,他總覺得內心略顯不安。

“亡無奇,小心一些,這小子恐怕有古怪。”

“哼!”

亡無奇冷笑一聲:“不過是個半步空域的螻蟻而已!”

一金一紫兩道光芒,轉瞬間對撞在一起。

如蛛網般的空間裂縫,浮現在兩人的周圍。

葉星河目光微凝,壓製著體內波動的靈氣。

先驅的實力果然強大,一擊之下,他竟然便是負傷。

亡無奇俯視著他,眼中露出一抹不屑:“小子,死於我手,你可無憾。”

葉星河麵色沉靜,抬劍肅立。

下一刻,耀眼的金光,突然自半空浮現,宛如耀陽般刺目。

一座座巨大的劍鼎,浮現在葉星河的身側。

與先前不同的是,這些劍鼎竟然聚成了一個神奧的陣法,威能更加三分。

“定鼎山河!”

這部神階功法,葉星河已然大成!

無數劍影,沿著玄奧軌跡不斷環繞。

在一次短暫的凝滯後,便如山洪爆發般傾瀉而出!

亡無奇麵色大變,抬手一招,一個黑色的光罩浮現在他的四周。

光罩之上,有一道道漩渦浮現。

他竟然冇敢硬抗,而是動用了空間之力分解!

劍雨轉瞬即至,在光罩上激起陣陣漣漪。

轟!轟!轟!

刺耳的轟鳴聲響起,連正在激戰的扶江等人,都忍不住為之側目。

足足十幾個呼吸的狂轟濫炸後,葉星河拄劍而立。

神階功法的消耗之大,即便是他,也需要緩慢恢複方可。

轟炸形成的波動逐漸散去,葉星河凝神看向亡無奇的方向。

那裡,冇人!

葉星河心中大警,險之又險的向側麵劃去。

下一刻,一個幽森的黑色爪子,落在他原來的位置,撕裂了那處的空間。

亡無奇麵帶陰森,從空間內緩緩走出,看著葉星河,滿臉殺機。

身為魔族最尊貴的先驅,他剛剛竟然被壓著打。

雖說並未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勢,但也足以讓他顏麵掃地了。

“小子,你該死!”

寒徹心扉的聲音響起,一道道幻影籠罩向葉星河四周。

葉星河揮劍抵擋,金屬對撞聲不斷的傳出。

“亡者地獄!”

如來自九幽的低語,在葉星河耳畔浮現。

不等他反應過來,他的眼前已經出現了無數的幻影。

一個個彷彿地獄歸來的亡魂,呼嘯著對葉星河襲來。

葉星河艱難抵抗,卻隻能擋住一半不到的襲擊。

亡魂的攻擊彷彿針對靈魂,讓葉星河的動作都開始緩慢起來。

下方的司空狂和林豐等人麵色大變,緊張的握緊了拳頭。

唯有葉靈溪,還算是勉強保持了鎮定。

看著被黑霧包裹起來的葉星河,正在圍攻扶江的玄九屍輕笑一聲。

“這便是你的援軍嗎?似乎有些不堪一擊啊!”

扶江應對著十個人的進攻,已然有些捉襟見肘。

幾道恐怖的傷痕,讓他看起來極為狼狽。

麵對玄九屍的挖苦,扶江的迴應是一道淩厲至極的攻勢。

若非對麵這群人各有心思,他現在早已落敗了。

隻是擔心他臨死爆髮帶走幾人,所以才能讓他堅持到現在。

看著葉星河被困入絕境,扶江其實也極為擔憂。

他微微蹙眉,打量著場上的局勢。

難道要現在發動嗎?

可是自己還未完成目標!

此時發動,恐怕會功虧一簣啊!

就在他猶豫之際,黑霧突然開始劇烈波動。

亡無奇驚咦一聲,還未等他有所動作,黑霧突然開始消散起來!

“這是……”

“吞噬道則!給我吸!”

伴隨著葉星河的怒吼,濃鬱的黑霧突然朝著他的體內湧去。

亡無奇麵色大變,陰沉著臉揮爪抓下。

葉星河抬劍抵擋,被一股巨力擊飛了數十米遠。

但他身側的黑霧,已經被他吸納了足足五成左右。

“不知死活的傢夥,我的亡者霧氣,憑你也敢吸納!”

亡無奇冷笑一聲,等待著葉星河被黑霧入體而亡。

但觀察了片刻後,他卻並未看到遠處的葉星河有絲毫不適。

“這怎麼可能!”

那些霧氣乃是他凝聚多年而成,不知吸納了多少強者亡魂的能量。

裡麵充滿死寂,恐怖之意,殺傷性之強,即便是同級彆強者也不敢觸碰。

而葉星河隻是半步空域!

他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看著亡無奇難以置信的神情,葉星河嘴角微揚。

他當然不會害怕!

天書命魂就在他體內,任你再強又能如何,通通鎮壓!

亡無奇此時也明白,自己的打算已然落空。

他陰沉著臉,

“倒是小瞧你了,但你依舊隻是半步空域而已!給本座死來!”

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突然從他的身上瀰漫開來。

葉星河四周的空間,在這一刻都變得扭曲起來。

他立刻想要掙紮著離開,卻宛如陷入泥沼般,難以脫身。

“空間磨盤,碾!”

如神祇般的爆喝聲,響徹整片空間。

葉星河體表的護體金光,幾乎是轉瞬間就被擠的粉碎。

空間不斷蠕動,葉星河直接消失在了那片區域!

亡無奇冷笑一聲,輕輕的揮了揮衣袖。

“哼!螻蟻始終隻是螻蟻,未達空域,永遠抵禦不了空間之力!”

林豐麵色發白的看著那片空間,低聲呢喃道:“葉星河……死了?”

司空狂雙眼通紅,如一頭憤怒的獅子。

“被空間磨盤擠壓,防禦力再強也無能為力!”

似乎所有人都認定葉星河隕落了,

但就在亡無奇準備繼續圍剿扶江之時,異象突現!

原本逐漸恢複平靜的空間,突然被劃開了一道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