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麵上道貌岸然,卻做著這個世界上最卑鄙的行徑。

她若是慢了一步,現在被他們折磨的,就是她最寶貝的女兒了。

蘇望宵短暫詫異之後,笑聲更加狂妄,“你想報仇?哈,太可笑了,等他們查到你頭上,你要坐牢的,還妄想關我一輩子,你知道蘇家的產業有多少嗎?你現在是在自找死路。”

他最後幾個字說的極寒極冷。

鐘曦淡淡嗯了聲,安靜起身,“蘇家的勢力的確很大,但你一個人隻手遮天,也有對手和敵人吧,他們應該比我更期盼著你死在一個不知名的倉庫裡。”

她轉身走向倉庫大門。

身後是蘇望宵的嘶吼聲,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無論受過多麼高等的教育,人在這種無法掌控自由的境地之下,隻會暴露本性。

此時,黎樺的話環繞在鐘曦耳畔。

蘇家,蘇望宵,那筆財產……

鐘曦緩慢合上了眸子,“媽,你當時該有多麼絕望。”

很快,就有人找上鐘曦,詢問蘇望宵的下落,不過,不是警方,而是蘇望宵在外麵養了很多年的女人,吳莉兒,一個早年還挺有名的模特。

看上了蘇望宵的身份和財力,妄想能夠嫁入豪門。

她一上門,就狠狠瞪著鐘曦,“蘇望宵躲到哪兒去了?讓他給我滾出來!”

鐘曦隻是看著她,好一會兒,反問一句,“你想拿到蘇家的財產嗎?我可以幫你。”

……

蘇望宵被關在倉庫裡兩天。

當鐘曦再次出現在他麵前的時候,他已經渾身無力,但卻一直死死盯著鐘曦的臉,充滿著恨意。

“等你從這兒走出去,一定會想儘辦法殺了我吧。”

鐘曦把幾張照片甩到他麵前,“但我勸你一句,離我和我的家人遠一點,也彆妄想占有那份財產。”

照片上都是蘇望宵跟幾個名流圈的富太太,一些不堪入目的私密照片。

“比起貪得無厭,你還是先保住自己在集團的名聲吧,對嗎,蘇董?”

鐘曦查過了,當初蘇望宵能夠在蘇家眾多繼承人中脫穎而出,就是憑藉對外良好的形象,可他暗地裡的做過的那些事全都見不得光。

鐘曦隻是挖出了幾個有夫之婦跟他有比較親密的關係,冇想到吳莉兒給她提供了這麼多好用的籌碼。

此時,蘇望宵已經完全被磨碎了理智。

他盯著鐘曦,說話有氣無力,“你到底,想做什麼!”

“跟蘇家劃清界限,從此以後,你們再也不要來騷擾我。”鐘曦說完,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如果我是你,就會同意這個提議。”

蘇望宵猛的咳嗽了幾聲。

“……好,我答應。”

他被帶出那個倉庫的時候,還同時見到了等候在外麵的幾位董事們,都是蘇氏集團的老人,他們也是上一位蘇家家主留下的眼睛。

時時刻刻,盯著蘇望宵的一舉一動。

“現在,人還給你們了,好好的,分毫未傷。”鐘曦笑容優雅端莊,卻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給對方無形的威懾。

都綁起來餓了兩天兩夜,蘇望宵坐在那兒有氣無力的樣子,叫好好的?-